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大学生杂志》 > 大学生2021年5期

大学生2021年5期

用“力”治愈

王蔚峰 2021-05-27大学生2021年5期
来哈尔滨工业大学已经两年了,我对校园的熟悉程度在慢慢加深,几处看似寻常的地方逐渐对我有了特殊的意义,比如学校体育场的地下跑道,这里说是跑道,但其实很少有人真正在这里跑步,这

来哈尔滨工业大学已经两年了,我对校园的熟悉程度在慢慢加深,几处看似寻常的地方逐渐对我有了特殊的意义,比如学校体育场的地下跑道,这里说是跑道,但其实很少有人真正在这里跑步,这里除了承办学校的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等人数众多的活动外,其他时间都不会有很多人同时出现。这里很安静,但却不会有人选择在此处自习或晨读,这里很宽敞,但却不存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另外这里虽然很隐蔽,却也不是恋爱的浪漫之地。我视这里特别是因为它不但是我们武术队的训练基地,更是我的治愈之地。

动态休息

训练的时间通常在晚饭之后,一天的课上下来,虽不敢称有“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之意,但着实“苦其心志,空乏其身”,大脑的疲惫令我无法号令全身,看起来好像是在休息的静坐或是卧倒都不能真正地放松身心。尚未完成的工作与任务让人心生烦躁,可能越是在静止的状态反而越被烦思所累,这时的我很想找个地方放空一会,忘记所有的DDL,把所有的烦心事都抛之脑后。既然静态的休息无法如愿,那动态的休息就是最佳选择了。

武术队的训练课恰好给了我这样的机会,每一次与训练课的如期相约都令我倍感清爽,我通常吃完晚饭便直奔体育场地下跑道。不知是不是特意喷了空气清新剂,体育场里总有一股沁人心脾的味道,闻过使人放松,熟悉的味道不止一次地令我感到:“是的,这里属于我。”

在更衣室里,武术队队友们会聊一聊这一天身边又发生了哪些事,插科打诨式的闲谈会让气氛变得很舒适。在这里,来自不同院系不同专业的我们既是队友更是朋友,时而的夸夸其谈仿佛自己是个“社会人儿”。

换好衣服,拿好器械,训练即将开始,每次心里都充满期待,“我要登场了”。

来到地下跑道,几圈的热身慢跑自然是少不了的。在这个过程中,我的精神会慢慢好起来,一天过后的那种身心俱疲之感反而在锻炼开始后慢慢消退,一种累要用另一种累来抵消,这算是以毒攻毒吗?小步颠着,感觉整个人越跑越有精神,多巴胺令我快乐,因此当我开始全力冲刺时,我真可以做到把脑中一切都甩在身后,让自己在瞬间与压力和烦恼分离。很多人喜欢跑步,我相信这些跑者应该也有同感吧。

“折磨”身体

武术练习中,身体各处韧带的拉伸更是必不可少的,正侧压腿、压肩、轮拍臂。筋骨是否舒展对动作的完成度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当然,拉开韧带也是为了使身体免于受伤,否则,突然的发力很可能损害韧带与关节。压完韧带,舒展开的筋骨跃跃欲试,接下来的训练会更加得心应手。

很多武术动作并不像看起来那样简单,武术并不是随随便便、松松散散地比划。在训练中不断重复规定动作对心肺功能来说是很大的挑战,只有高质量且到位地完成每一个动作,才能不断提高,因此武术也是对心性的磨练,同一个动作反复做,但功力却是与日俱增的。如果只是随便比划,不走心,也不过脑,那最后练成的只能是花拳绣腿。当然,这个过程确实有点“折磨”练武之人的身体,不过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因为我不只是爱武术那一招一式的潇洒,或是追求武术比赛时多出的那0.1分,更是陶醉于那令我感觉飘飘欲仙的瞬间:做腾空飞脚时击掌拍脚发出两声脆响的那一刻,做旋子时在空中身体展开成“大”字的瞬间

因为喜爱,所以乐此不疲。因为热爱,所以乐在其中。做好一个武术动作所带来的成就感会让我忘记疲惫,每取得一点进步总会令我感到欣喜。

腾空摆莲腿和前扫腿我一直都做不好,但我不但不烦这两个动作,反而期待自己的下一次会做得更好,能随时间累积并取得一点进步。摆莲腿大致由跳转体和外摆腿组合而成,它不仅需要足够的跳跃高度,更需要腿部快速发力,把动作做利索,同时,落地后稳不稳也是检验动作质量的关键。前扫腿的动作并不复杂,望月平衡、穿掌、扫腿,但是转体的角度有多大,仆步的质量如何才是决定完成度的重点。能够做得出这些略有难度的动作,并且把这些动作做到标准,才令我享受。

“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基本功的练习往往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体能、耐性,对有难度动作的完成质量是在比赛中取得高分的基础。

练习套路

做人不讲套路,但是武术的套路还是需要掌握一些的。除了基本功,套路练习同样必不可少。每节课里,大家都会用剩下的训练时间练习自己的套路,拿出带来的器械,各显身手。偌大的地下跑道只听得见演练套路时拳脚刀剑发出的“噼啪”声,听得出大家都用上了力,这声音听了之后让人觉得非常痛快,练拳时也更起劲,武林中人的感觉很棒。

學校武术训练队每年都会举办武术比赛,诚邀各路高人“华山论剑”。今年的比赛已经临近,按照比赛要求,我还差一个器械套路,所以我壮着胆子选择了从来没接触过的鞭。

练鞭的要领是手臂放松,以身体发力带动手臂将鞭子抡出去,这看起来简单,做起来不但难,而且疼,有时候劲没用对或者腰腿没跟上,就会出现用很大力气把自己给打了的情况。这样的窘况发生后,我总会忍不住笑自己的“傻”。

训练结束后是必须要放松肌肉的,这时大家慢慢地就又聊起来。有时,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甚至会像小朋友一样打闹、开玩笑,在这种欢声笑语和大汗淋漓中我们被悄悄治愈。瘫软地躺在垫子上,任凭刚才紧绷的肌肉还在激动地跳动着,脑海中回想着自己刚才的招式,全身的负能量好像都随着汗水一起流走了。“真想直接在这里睡上一晚上。”

一次舒心的武术训练课结束了,我离开体育场的地下跑道,回到更衣室换好衣服。月亮静静地挂在夜空,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我浑身上下几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可心中却充满能量,满血复活,准备迎接第二天的挑战。

责任编辑:钟鑫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