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大学生杂志》 > 大学生2021年6期

大学生2021年6期

小镇青年的环球潜水之旅

余文超 2021-07-03大学生2021年6期
半截搁浅在礁石上的Yolanda号货轮,海水颜色的强烈对比反映出深度的急剧变化长大后,我渴望通过潜水去了解真正的海,但水肺潜水是一项费时、费力、又费钱的运动。从上大学起,我为

半截搁浅在礁石上的Yolanda号货轮,海水颜色的强烈对比反映出深度的急剧变化

长大后,我渴望通过潜水去了解真正的海,但水肺潜水是一项费时、费力、又费钱的运动。从上大学起,我为实现自己的梦想打过零工,卖过二手课本直到大四,我终于出发,开启了我的环球潜水之旅。

埃及红海——世界顶级沉船圣地

埃及这个古老而神秘的非洲国度的海底,有着与陆上一样灿烂的自然和人文景观。而在此行之前我并没有想到,除了看看珊瑚看看鱼的休闲潜水之外,这次旅程还带给了我一些新的关于人与自然的思考。

埃及横跨红海两岸,其东岸是位于亚洲的西奈半岛,曾长期被以色列占领,后由埃及政府根据和平条约收回。红海一端的苏伊士运河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水上航路之一,早在1869年便已修筑通航。繁忙的水道为红海的潜水事业带来了得天独厚的资源——沉船。

在红海的近海海底,既可以看到19世纪的早期蒸汽轮船,也可以看到现代远洋巨轮。这诸多的沉船中,有两艘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一艘是塞浦路斯籍的散装货轮Yolanda号,1980年触礁搁浅。货轮在海浪的冲击下断成了两截,其中一截至今仍搁浅在礁石上,残骸早已锈蚀得斑驳不堪,这块礁盘也因此得名Yolanda。另一截则沉入了几百米深的红海海底。当时,Yolanda号上载有的大量货物滚落大海,在传统的对海洋保护的认知中,会认为这些来自人类世界的货物会对当地海洋生态造成不可估量的污染。然而,当我实际下潜后,我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当年货轮倾漏的燃油早就被潮汐带走不知所踪,留下的空油桶成了各种珊瑚鱼类理想的庇护所。货轮运送的貨物中,有几百个马桶,这些马桶散落在海床上,很快被各类珊瑚附着,形成了一片怪异而壮美的景观。这些景象深深刻在我的脑海中,也让我对人与海洋的互动关系有了全新的理解:人类活动只会造成海洋污染的传统观念,现在看很可能只是人类自以为是的一个臆测,大自然自有神奇力量去改造和抚平人类活动带来的创伤,甚至巧妙地运用人类活动的遗存来改造当地的生态。当然,我并不是为人类活动辩护,自从潜水以来,我便是一个坚定的海洋保护主义者,只是这个潜点的所见所闻,让我不得不赞叹自然力量的宏大与精妙。

对这个潜点印象深刻的另一个原因是,它的名字叫作Shark and Yolanda, 是几百米深的深海中凸起的一对礁盘,而我的微信昵称就是Sharkman, 源自2015年在马来西亚诗巴丹的一次潜水中,我带领大家发现了一头鲸鲨。Yolanda则是我妻子的英文名字,每每想到这里,我都觉得冥冥中可能真的有命运。

红海最著名的沉船是Thistlegorm,这是一艘1940年建造的英国武装货轮。二战时期,这艘船在为北非盟军运送战略补给过程中被德国轰炸机发现并炸沉。前往Thistlegorm的旅程是极有挑战性的:从最近的穆罕默德国家公园码头坐船出发,需要近4个小时才能到达沉船海域。由于该海域海况条件复杂,风大浪急,当地只有一艘经过特别加固的铁壳高速船在海况好的日子里去往这个潜点。该船沉没位置的平均水深超过35米,潜水计划中还包含穿越货仓封闭水域的环节,我们所有的潜水员统一使用了高氧气瓶,这是一种为了大深度长时间潜水特别调配的气体,人为地将氧气含量提高到了32%,但错误的使用极易造成氧中毒,严重时会致命。即使有种种障碍和挑战,Thistlegorm依然是潜水员必去的潜点。

海中拳击手—雀尾螳螂虾

第一潜,潜导领着我们绕船一周,在蓝黑色的背景下,这艘船如沉睡的钢铁巨兽般威严,船中央的塌陷和船头比我手臂还粗的机关炮管静静地讲述着它的故事。第二潜,我们钻入了它的货仓,一辆辆摩托车和卡车整齐地码在船舱里,等待着我们的检阅。潜导用手电指引我们去看一个弹药箱中的炮弹,炮弹底部刻的年份和型号依然清晰可见,而铜制的弹体在手电的照明下依然闪着肃杀的寒光。在整个潜水过程中,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尸骨,但那种战争的肃杀气息依然时刻萦绕在我们身边。回到船上后,大家竟罕见而一致地沉默良久。

帕劳——壮观的海底大悬崖和无毒水母湖

我与“大宝”

帕劳共和国是太平洋上一个人口不足两万的小国,独特的海底地貌和丰富的海洋生物使其在潜水届享有盛誉。在帕劳外海,有一处巨大的海底悬崖,其落差和长度在世界著名潜点中数一数二。深层海水和浅层海水的巨大温差,造就了沿着海底悬崖垂直运动的稳定洋流,为这一带的海洋生物带来了丰富的食物。这一带的“地主”,是一条名为“大宝”的大苏眉鱼。由于长时间的人类潜水活动,大宝并不惧怕潜水员,反而会就着好奇心和潜水员有诸多互动,早期的当地潜导还会为憨态可掬的大宝带鸡蛋。目前喂食行为已被官方禁止,禁令被所有潜水员严格遵守,但每当潜水员下水,大宝依然会转悠着眼珠在你身边游荡,如果你攥起拳头,它便会好奇地凑过来看看,当发现你张开手里面空空如也时,它会头也不回地游走,并用粗壮的尾巴甩你一脸强劲的水流。

闪着荧光的砗磲贝

帕劳另一个世界级海洋资源是它的无毒水母湖。在较早的地质年代,无毒水母湖原是海洋中的一个小盆地,伴随着地壳运动,水母湖所处的小版块抬升,逐渐形成了今日小岛中的咸水湖。湖中原有的海洋生物在地质变迁和食物短缺的共同作用下几乎消失殆尽,唯有凭借寄生藻类获取营养的一种金红色水母留存了下来,最终繁衍成了一个蔚为壮观的独特种群。因为没有了天敌,这些水母失去了毒性,人们可以在湖中自由欣赏这些美丽神秘的小精灵。畅游其间的宁静和美好,唯有身处其境的人才能体会,至今想起来仍回味悠长。值得一提的是,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近几年湖中水母的数量变得极不稳定,祈祷大家的共同努力能让这些在那里存续了几万年的小生命继续愉快地生活。

海狼风暴

帕劳在我的脑海中除了美好的潜水记忆之外,也标示着一个令人心碎的事故。因为地理位置独特,帕劳成为了二战中太平洋战争的战场之一,美日两国海空军在这里展开了激烈的交火,留下了大量的飞机和战舰残骸。数年后,我在一次巴厘岛潜水旅程中听我的华人潜导说,帕劳发生了潜水安全事故,一名潜水员罹难。经过和当地的朋友证实,这位潜水员正是我曾经在帕劳潜水时的潜导C君。事故的正式调查至今未有定论,但当地的潜水员推断,C君独自一人潜入了一艘沉没的日本战舰中,并在其中发现了一个密闭的气室。他很有可能摘下了自己的呼吸器,吸入了气室中的有毒气体而身亡。印象中,C君是一个快乐而开朗的四川汉子,对周遭的一切充满好奇,英语不是很好却总是有能力活跃一整条船上的气氛。C君的离去让我深感悲痛,也时刻提醒着我,潜水安全守则是无数血泪教训的总结,必须严格遵守。在帕劳当地的宗教信仰中,帕劳的岛屿和海洋都由住在70群岛上的神?守护,愿他的怀抱永安C君的魂灵。

弹丸礁——潜水无国界,但潜水员有国界

彈丸礁的蝠鲼,也叫魔鬼鱼,在水中游动姿势如同飞行

几年的潜水生活中,最特别的一个篇章是在南海的弹丸礁上。弹丸礁是我国南沙群岛中一个面积不足0.5平方公里的岛礁,位于南海九段线内,自古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早在民国时期就出现在了当时的版图中。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弹丸礁被马来西亚非法强占,并改名为拉央拉央。马国政府在岛礁上修筑了飞机跑道和军事基地,并运营了一个度假酒店。

迷人而危险的海蛞蝓

从80年代开始,弹丸礁已成为世界闻名的潜水胜地。作为一个爱好潜水的中国人,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心情还是极为复杂的,潜水的激动和爱国的情感在心中不断地交织。弹丸礁的飞机跑道上刷上了大大的马来西亚的英文国名,每日有马军的军舰不间断地环岛巡逻,马国政府尽其一切手段来彰显其对弹丸礁所谓的“主权”。可倘若这土地不是强占来的,又何必作这么多文章去宣示呢?在弹丸礁的一周潜水行程中,我看到了可能世界上保存状态最好的珊瑚群和各种远洋海洋生物,这让我对南海的海洋生态有了全新的惊喜认知。但家国情怀一直萦绕在心头,想起这么美好的土地被别国掠去,心里很不是滋味。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上岛的过程经历了异常严格的行李搜查和盘问,我还是顺利地将一面手掌大小的国旗带到了岛上,并趁着夜色埋在了弹丸礁的沙滩上。我是一个潜水员,也是一名青年中国学生,我相信随着国家的日益强大,在我们的不懈努力下,总有一天我能坐着飞机从三亚或者三沙出发,再去探寻祖国海疆的这个美丽海岛。

如今,我的潜水足迹已遍布世界上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我终于发现,在越过重重高山之后,山的那边真的是海!

责任编辑:马春梅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