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者杂志》 > 读者2021年11期

读者2021年11期

天寒露重,望君保重

丁成亮 2021-05-14读者2021年11期
到阳明山看樱花,春日的樱花一片繁华,仿如昨夜未睡的红星携手到人间游玩,来不及回到天上。我泡在温泉池里,看着茫茫白雾,突然從心底冒出一句话:“天寒露重,望君保重。”这

到阳明山看樱花,春日的樱花一片繁华,仿如昨夜未睡的红星携手到人间游玩,来不及回到天上。我泡在温泉池里,看着茫茫白雾,突然從心底冒出一句话:“天寒露重,望君保重。”

这是妈妈给我写信时最常用的句子。

我15岁就离开家乡,在远方的城市读高中,每个星期,妈妈总会给我写信。妈妈的信有固定的格式,信封上她写的是“林清玄君详”。春天,她常在信末写着“春日平安”;到了冬天,她总是写“天寒露重,望君保重”。

从我高中时代到大学毕业,妈妈的问候语从未改变,一直到我装了电话,妈妈才停止写信。每年冬天的每个周末,我都期待着接到母亲的信,每当我看到“天寒露重,望君保重”时,内心总会涌起无限的暖流。在这么简短的语言里,蕴藏着妈妈深浓的爱意,爱弥天盖地,比雾还浓。

作家想要描摹情意,画家想要涂绘心境,音乐家想要弹奏思想,都只是勉力为之。我们使用了许多复杂的技巧、细致的符号、美丽的象征、丰富的譬喻,到最后才发现,往往最简单的反而最能凸显精神,最素朴的才最有隽永的可能。

“天寒露重,望君保重”这句简简单单的话,是妈妈留给我最美好的遗产,她的一生充满简单生活的美,美在自然、美在简单、美在含蓄。对于文学,我也希望,能不断地趋近那样的境界。

(小米粒摘自长江文艺出版社《自心清净,能断烦恼》一书,金宇澄图)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