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者·原创版杂志》 > 读者·原创版2021年5期

读者·原创版2021年5期

斜拉索

高东生 2021-05-30读者·原创版2021年5期
“人是能制造并使用工具的高级动物”,这个定义遭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科学家们逐渐发现,不但大猩猩、猴子这些灵长类动物会制造并使用工具,甚至乌鸦这类鸟也能制造并

“人是能制造并使用工具的高级动物”,这个定义遭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科学家们逐渐发现,不但大猩猩、猴子这些灵长类动物会制造并使用工具,甚至乌鸦这类鸟也能制造并使用简单的工具。至于基因组的数量,比人类多的动植物有的是,人类有大约30亿个碱基对,小麦有大约160亿个,而非洲肺鱼大约有400亿个碱基对。谁高级谁低级,就看谁来制定标准了。

蜘蛛织网捕猎,它也是能制造并使用工具的動物,丝线是自己生产的,拉力是同等粗细钢丝的两倍多。想想,这多么“高级”。至于织网,蜘蛛更是费尽了心思,从工程设计到技艺水准,一般人无法达到。

有的蜘蛛体形并不大,却能在两棵树之间织出一张大网。蜘蛛不会飞,那第一根线是怎么拉好的呢?有生物学家耐心地进行过观察,发现了蜘蛛结网的两种方法。第一种,把第一根丝线的一端粘到树上,然后拉着丝悬垂到地面,再爬到另一棵树上,选好位置,粘牢,第一根线就拉好了。说起来不难,就像我们在两棵树之间拉一根晾衣绳。但蜘蛛太小了,它又近视,到了地面如何辨别方向呢?地面上如果有杂草,哪怕只有几寸高,对它来说,就是高大茂密的森林,不但能让它迷路,还有可能挂住丝线。就算一切顺利,到了第二棵树,从树干爬上去,到大树杈,再到小树杈,找到合适的位置,要保障自己身后的这根只有头发十分之一粗细的丝线能和对面树上的那个原点连接,也太难了。第二种是,蜘蛛看好风向,喷出丝线,让风将其带过去,这有运气的成分,但蜘蛛有足够的耐心。第一根好了,顺着它爬过去就能拉好第二根。这一根松松垮垮,粘好后蜘蛛会爬到中间位置,然后悬垂而下,拉出第三根,使之成“Y”字形。接下来再拉如自行车辐条一样的辐线,还有一圈一圈的螺线,这些对蜘蛛来说,就易如反掌了。

今天,在木栈道旁,我又看到织在拐角处的一张巨大的蛛网,便停下了脚步,几根丝线就粘在木栈道的栏杆上,方便我仔细欣赏。细看吃了一惊,原来这只蜘蛛为了让自己的网子结实,主线和木栈道连接的地方可不是只有一根丝线,想必是它拉了一根,不放心,斜着再拉一根,足足14根,它加固再加固,简直就是目前先进的造桥技术—斜拉索。每一根丝线和木头的衔接绝不是敷衍了事,它粘了又粘,丝线成了白色的一团,一条和另一条还彼此相连。

过了一会儿,我又在公路边的铁栏杆上看到了相似的场景,网子更大,更像斜拉索。

斜拉索桥比较常见,远远看去,像琴弦,支撑着那么庞大的桥梁,是力学和美学的完美结合。这么大的工程,如此漂亮的构造,是人类千百年来智慧的凝聚与展现。

蜘蛛很小,也不知有没有语言。但可以肯定,它们不但能制造并使用工具,而且懂力学、材料学与美学,有非同寻常的智慧,要是让我分类,我把它们归为“高等动物”。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