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者·原创版杂志》 > 读者·原创版2021年5期

读者·原创版2021年5期

牡丹

南在南方 2021-05-30读者·原创版2021年5期
《聊斋志异》里头有许多花仙,比如我喜欢看的《葛巾》。说有个洛阳人叫常大用,喜欢牡丹,有一回看见一个院子,牡丹开得惊艳,遂流连不去,见到一个老太太和一个绝色女子,赞叹说,小姐姐肯

《聊斋志异》里头有许多花仙,比如我喜欢看的《葛巾》。说有个洛阳人叫常大用,喜欢牡丹,有一回看见一个院子,牡丹开得惊艳,遂流连不去,见到一个老太太和一个绝色女子,赞叹说,小姐姐肯定是仙女。常大哥回家就病了,想人想得要死,第三天就只剩一口气了。这时,那个老太太捧个杯子来说,我家小姐葛巾给你调了毒药,趁热喝了吧。常大哥想,这药是葛巾小姐亲手调的,相思是死,服毒也是死,我愿意啊。一飲而尽,只觉那“毒药”又凉又香,味道好极了,一觉醒来,浑身舒服。

经历种种波折,两人终于结婚了,女子带来了她的妹妹,嫁给常大哥的弟弟,两人都生了娃,一家人其乐融融。常大哥总想问她的出身,又明察暗访。结果女子恼了说,三年你思我念,如今你只是猜疑,这日子不过了。喊妹妹抱娃来一起扔地上,两个小孩儿不见了,两个女子也不见了。扔孩子的地方长出两株牡丹,一朵开紫花,一朵开白花。蒲松龄老先生总结说,爱就爱,别乱猜。还引了一句白香山的诗:少府无妻空寂寞,花开将尔当夫人。

我喜欢这个故事,喜欢它是牡丹,或者说我是看着牡丹长大的。

那牡丹真大,是祖父年轻时栽的,像是一丛苍黑的树。它冬天开始萌芽,像很多支深红色的毛笔似的。春风一来,展叶,含苞,含苞待放,要开几百朵花吧?一时香气幽远。祖父坐在花侧,一只猫卧在花下,说他看花也行,主要还是看小孩儿,一朵也不许折,长在枝头才好看呢。

我们那儿通了公路之后,有一年,忽然来了两个长安客,围着牡丹转了又转。卖不?他们问。祖父摇头。他们开了价,相当于一头牛,无疑很高了。祖父只是摇头,两人悻悻而去。第二天又来了,加价。祖父还是摇头。两人急了问,这么高的价为啥不卖哩?祖父总算开了口,四个字:我要看的。这两个人笑着走了,再也没来。

没有卖牡丹,丹皮是要卖的。隔两年,挖一次牡丹根,洗了,呈淡淡的红色,用刀划一道,去了根茎晾晒着,慢慢就卷起来,有许多亮亮的晶体出来,是味中药。果丹皮,学的就是丹皮的样儿。

后来祖父老了,顾不上牡丹,父亲图方便,用竹片围着牡丹做了一个鸡架,把一群鸡关了起来,不然它们成群地去糟蹋庄稼。我回家看到了说,清朝人袁枚说牡丹下面做鸡架是十大俗事之一呢。父亲笑说,牡丹晴天遮阴,雨天挡雨,鸡好喜欢咧。

祖父去世了,这株牡丹也老死了。

以前他在,每年过年写春联,喜写一副“花开富贵,竹报平安”。都是眼前景致。这牡丹一死,再写这副对联,好像差了一样。

叔父浓丹画画,画山画水画鱼虫,也喜欢画水墨牡丹,好多人喜欢求一幅来挂,一室春意。有一年,他的中学老师辗转找他。浓丹给了他一幅自己满意的水墨牡丹。过了几个月,听老师跟别人说,花倒是好看,怎么就舍不得用胭脂,不红嘛!一时传为笑谈。前几年叔父英年而去,去夏那位老师寿终正寝,那幅画也不知所踪,让人一叹。

宋人李唐有诗:“云里烟村雨里滩,看之容易作之难。早知不入时人眼,多买燕脂画牡丹。”其实,牡丹也不好画。要画得好看,还是门前栽它一株。

另外,说到牡丹不提《牡丹亭》好像有点儿说不过去,可提起来也无话可说,只是那几句唱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

为何而贱?花儿好,月儿圆,月儿下,花儿前,只是一个人,有点儿虚度。照我想,花开花落,月盈月缺,身在其中,不虚度点儿时光,实在是无趣得很。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