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 画猫的男孩

    画猫的男孩

    很久以前,在日本的一个小村庄里,有个体弱多病、但头脑很好的小男孩。那时,和尚是个吃香的职业,小男孩也被父母送到了寺院里当和尚,希望他能多学习点技能。寺院的住持是个面慈心善

    故事会 故事会2021年1期 画猫 男孩
  • 神奇银杏叶

    神奇银杏叶

    十岁那年,同桌因为我在学校的象棋赛里赢了他,好几天没理我。我想和他说话,可他假装看不见我,我犯了难。晚餐的时候,我抱怨了这事。南缪安叔叔私下找到我,说:“我告诉你一个秘

    故事会2021年1期 故事会 神奇 银杏叶
  • 扔弟弟

    扔弟弟

    那年,老丁还是小丁,刚二十三岁。过年前,父母把喂了好久的年猪卖了,所得的钱全交给了他。父亲咬牙叮嘱道:“一路给你弟弟吃好喝好,坐车到尽可能远的地方,你就……

    故事会2021年1期 故事会 扔弟弟 弟弟
  • 看监控

    看监控

    老李去巷口小店买东西,老板娘少找了十块钱还不承认,恰巧老板进货回来,说:“调监控看看吧。”这时老板娘松口说:“算了算了,我们不跟这种人计较。”监控打开,画

    故事会2021年1期 故事会 看监控
  • 上帝的声音

    上帝的声音

    犹太人西奥多是慕尼黑一所中学的音乐教师,二战爆发后,成千上万的犹太人被关进了集中营,西奥多也未能幸免。集中营里每天都有大批犹太人被折磨而死,大家知道,想活着走出集中营是不

    故事会2021年1期 故事会 上帝 声音
  • 诗人的“不幸”

    诗人的“不幸”

    宋代诗人李廷彦有一次作了一首百韵诗献给宰相,诗中有“舍弟江南死,家兄塞北亡”一句。宰相看后很是同情,说:“没想到您家门如此不幸,真是祸不单行啊!”李廷彦

    故事会2021年1期 故事会 诗人 不幸
  • 多走了一条街

    多走了一条街

    晓光是一家私营企业的技术工,那天下午,单位要赶一批活计,他不得不加了两个小时的班。晓光去年离异,5岁的儿子判给了他,他又当爹又当妈,平时都是掐着点地接送孩子上下学。今天由于

    故事会 故事会2021年1期 一条街 多走
  • 送穷神

    送穷神

    古时候有一对夫妻,妻子叫阿桃。这年快过年时,阿桃对丈夫说:“咱家也请个财神吧,有财神保佑,日子一定越过越红火。”丈夫高兴地答应了。这时,恰好有两个神仙路过阿桃家,他

    故事会 故事会2021年1期 穷神
  • 熟悉的家门

    熟悉的家门

    王晨是南方一家融媒体的青年记者。这天晚上,他和妻子在家看电视,突然,新闻中一个一闪而过的镜头,引起了他的注意:画面上是北方一个叫作“清河”的大城市。镜头扫过气派

    故事会 故事会2021年1期 熟悉 家门
  • 老爸的“厕所革命”

    老爸的“厕所革命”

    大刀红沈安东和妻子女儿一家三口住在县城。这天,他接到老爸沈国良打来的电话,让他帮着在网上找一些卫生间的装修图纸。沈安东很奇怪,老爸独自住在乡下老家,用了这么多年茅厕,怎么

    故事会 故事会2021年1期 厕所革命 老爸
  • 我是您的兵

    我是您的兵

    老吴是一所高校的保安队长,他是军人出身,铁面无私,管理非常严格。手下的队员只要犯了错,他就会毫不留情地批评教育,直到队员心服口服。几年下来,队员们几乎被他训了个遍。当然,效果

    故事会 故事会2021年1期
  • 贾校长的“坐骑”

    贾校长的“坐骑”

    老贾是山屯小学的校长。这年,他被评选为省劳模,“五一”节前,他接到通知,让他第二天九点在县政府集合,由县长带队去省里参加劳模会。第二天一早,他骑车蹬了几十里山路来

    故事会 故事会2021年1期 贾校长 坐骑
  • 拔萝卜新传

    拔萝卜新传

    有一个小男孩,脑袋圆圆的,脸蛋红红的,外号叫“萝卜”。这天早上,奶奶提了一只纸盒子回来,一进门就拉着萝卜,让他猜猜里头装着什么。萝卜猜“好吃的”“

    故事会 故事会2021年1期 拔萝卜 新传
  • 藏在车里的“灭火器”

    藏在车里的“灭火器”

    我的闺密云絮大四那年,和院里的同学一起创业,后来创业搭档变老公。如今两个人白天在公司共事,晚上回到家里共枕。结婚七年,一儿一女,二人还是甜如初恋。我不免好奇:“你和兔

    故事会 故事会2021年1期 车里 灭火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