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 阿P借钱

    阿P借钱

    几个月前,阿P去城里打工了。这天,他的媳妇小兰忽然接到电话,只听阿P在电话里直嚷嚷:“我被砸了头啦!”小兰吓得一激灵:“好好的怎么会砸了头呢?严重不?”阿P说:&

    故事会2021年4期 故事会 阿P 借钱
  • 某宝上那些有趣的评价

    某宝上那些有趣的评价

    ◆ 物品名称:野生榛子买家评价:榛子壳很硬,吃完这一斤,我的牙都快掉光了。更让我气愤的是,卖家为了增加重量多收邮费,还往箱里塞了一块破铁。卖家解释:你细看那块铁,中间是不是有个

    故事会2021年4期 故事会 有趣的评价
  • 奶奶的火车梦

    奶奶的火车梦

    那時,他还是嘴边刚长出毛茸茸胡子的愣头小伙,她还是八月苹果一样未成熟的青涩少女。一个初夏的下午,社员们把晒好的小麦入了囤,光坦的晒麦场就像刚烙完饼的平底锅,散发出热乎乎的

    故事会2021年4期 故事会 奶奶 火车梦
  • 半荷碗

    半荷碗

    老义发是当年闯关东来的东北,有时候他想起闯关东时经历的种种,总会忍不住神伤。这天,老义发想起往事,又偷偷地抹眼睛,被儿子大仁看到了。大仁说:“爹,您这又是干啥?有事说呗。

    故事会2021年4期 故事会 半荷
  • 秉香者

    秉香者

    我任常务副市长时,分管的工作中,有一块是招商引资。市招商局的局长叫陶克陶,是人才引进新考进来履职的。第一次和他因工作产生交集的时候,就把我搞了个大红脸。等只剩我们两个人

    故事会2021年4期 故事会 秉香者
  • “罚”单

    “罚”单

    本期话题:什么事情,让你觉得生活有了盼头?柱子在城里支了个快餐摊,他手脚勤快,生意也不错,只是常要和城管打游击,尤其是那个软硬不吃的老王,柱子没少在他手里挨罚。这天一早,柱子远远

    故事会2021年4期 故事会 罚单
  • 感觉怎么样

    感觉怎么样

    一个小伙子去相亲,和女孩聊了两个小时。事后,介绍人问他:“感觉怎么样?”小伙子说:“我感觉挺好的,估计女孩看上我了,中途还补了两次妆呢。”介绍人很高兴,又去

    故事会2021年4期 故事会 感觉 怎么样
  • 好心喂狗要担责吗

    好心喂狗要担责吗

    王军是个爱狗人士。这天傍晚,他去公园散步。在一个隐蔽角落里,他发现有只狗在觅食,小狗很瘦,浑身上下脏兮兮的,一看就知道是只流浪狗。见狗狗可怜,王军把口袋里儿子吃剩的两个小面

    故事会2021年4期 故事会 好心 喂狗 担责
  • 留门儿

    留门儿

    20世纪80年代,铁沟煤矿上的工人们住的都是带小院的平房,因为没有电话,一旦有个啥事,全靠跑腿送信。张大有和李小毛是矿上的同班采煤工,私下里关系也不错。这天下午,因井下瓦斯超标

    故事会2021年4期 故事会 门儿
  • 为啥要谢狗

    为啥要谢狗

    這天,运河村的寡妇田桂芬从地里回家,发现门前躺了条大黄狗,似乎是被人打了,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田寡妇是个慈悲心肠的人,见狗实在太可怜,当即帮它处理了伤口,还拿出一些碎肉喂它,并

    故事会2021年4期 故事会 为啥 谢狗
  • 欠条

    欠条

    张腾飞原本在一家国企当高管,因为经济问题被判入狱两年。老婆第一时间和他离了婚,卷了他的全部财产,带着孩子移民了。张腾飞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出狱后,昔日那些笑脸也都变得冷

    故事会2021年4期 故事会 欠条
  • 甩不掉的生意

    甩不掉的生意

    大川和翠花是一对小夫妻,两人经常开着三轮车走村串户收小麦。这天早上,翠花感觉有点不舒服,却还是坚持要出去收小麦。大川只好带着她出了门,但心里打定主意:今天绝对不让媳妇儿累

    故事会2021年4期 故事会 甩不掉 生意
  • 倾斜的古树

    倾斜的古树

    四川西南有一个牛耳村,地处高山,云雾缭绕,如仙境一般,但这里交通极为不便,多数人家都已搬到山下居住,只有少数还住在村中。石云峰家是村里最穷的人家,还住在破烂的老木屋里。那些木

    故事会2021年1期 故事会 倾斜 古树
  • 爱收人民币

    爱收人民币

    老杨是个工人,赚钱不容易,花钱也抠门,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儿子小杨和他正相反,有一个花两个,跟钱有仇似的。父子两人互相看不顺眼,没少了对呛。小杨说父亲是茶壶里下元宵,只进

    故事会2021年1期 故事会 爱收 人民币
 3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