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会杂志》 > 故事会2021年11期

故事会2021年11期

直播幕后

王琨 2021-06-05故事会2021年11期
1.一锤子买卖方芳今年29岁,几年前加入了网络直播大军,如今她已是一名有着800万粉丝的女主播。方芳主打情感类栏目。她每天要做两场直播,一场在早上6点到8點,专门处理粉丝的情感

1.一锤子买卖

方芳今年29岁,几年前加入了网络直播大军,如今她已是一名有着800万粉丝的女主播。方芳主打情感类栏目。她每天要做两场直播,一场在早上6点到8點,专门处理粉丝的情感问题,从负心汉抛妻弃子,到白富美恋上外卖小哥,再到丈母娘索要天价彩礼,没有她管不了的事儿,没有她处理不圆的家长里短。第二场直播在晚上10点到12点,主打电商卖货,还有和其他网红PK。800万粉丝在互联网上还算不上头部主播,但也足以让网友们记住方芳的名字。

这天一早,为赶上6点开始的直播,方芳5点不到就驱车往好几十公里外的郊区赶。她过去最恨早起,可情感类节目的受众最喜欢这个时段。他们大多上了一点儿年纪,或睡眠减少,或惦记着早市质优价低的蔬菜,或不得不早起给孩子熬上一碗热粥,总之,他们就是喜欢一大早听听七大姑八大姨的狗血事,在主播怒斥恶人恶事时大呼解气,在当事人破镜重圆时泪洒幕前。为了抢抓这黄金时段的市场,方芳强行扭转了自己的生物钟。

这次节目调解的是父女关系。在破旧的老房里,老父亲躺在窄窄的板床上,发霉的被子盖在他身上。经过方芳一番声情并茂、义正词严的劝说,抛弃老人的不孝女儿痛悔不已,她跪在床前,身子扑在老人的腿上,哭得声嘶力竭,后背一颤一颤。

方芳站在她身后,冷着脸说:“你知道错了就还有救。请你以后记住,你在高档餐厅喝红酒吃牛排的时候,你的父亲还在危房里挨饿受冻。百善孝为先,如果尽孝你都做不好,再名贵的化妆品也装点不出你的高贵。医院专家号我已经帮你挂了,下午带你爸去看病吧。”

说完这番话,方芳转身推门而出。一出房门,她就摘下眼镜,快速擦掉眼里的水雾。

助理何峰按掉手机屏,追了出来:“我说姑奶奶,你好歹跟粉丝说句‘拜拜再走啊,下播都不打招呼,事先也不跟我商量,搞得我措手不及。”

“我先走了。”方芳一句解释也没有,下了播的她总是这么惜字如金。她在兜里按动了遥控器,快步上了车。何峰望着远去的小车,无奈地往嘴里塞上一根烟。

这时,破旧的房门发出刺耳的“吱嘎”声,一男一女从房里走了出来,刚才还情绪激动的“父女”两人,此时都是一脸轻松。女的已经补了妆,男的也脱掉了破棉袄。

何峰转身对两人说:“演得不错,辛苦了!钱,我微信转你们吧。”说着,他掏出手机,给每人转了500块钱。

那女的扑闪着扇子一样的睫毛,朝何峰挤眉弄眼:“何哥,能不能把方姐的微信推给我?如果以后缺什么角色,还可以找我。”

何峰淡淡一笑,说:“除非有续集,不然不可能再有你的角色。行有行规,咱们这行干的都是一锤子买卖,你应该知道的。方姐慢热,极少加别人微信。”见女的脸上露出尴尬之色,他又话锋一转:“不过,你有我的微信就够了。你的戏这么好,不愁没饭吃。”他朝女的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何峰没有骗她,情感主播干的确实是一锤子买卖,一个剧本一拨演员,演得再好也不会出现在新的剧本中。因为情感主播们都号称自己节目里是真人真事儿,网络平台也要求真人真事儿,但真真假假只有当事人心里最清楚。

这是一个不能碰的禁忌,哪怕是两个主播PK的时候动了真怒,互爆丑闻,也不能将对方雇演员演剧本的事儿抖搂出来,一旦这样做了,那就相当于闹着玩儿抠眼珠子。当然,粉丝们不傻,也常常质疑剧本是不是假的,但只要没有实锤,就不妨碍主播按照真的演。就这样,在流量的驱使下,网络上的家庭纠纷愈发狗血离奇,甚至骇人听闻。

不说助理何峰如何打发雇来的演员,此时,下播后的方芳已驾车驶进了海边的一片高档住宅区。停好车,她在楼下便利店买了个面包,匆匆几口就在电梯里消灭了。接着,她蹬掉鞋直奔卧室,衣服都没脱,倒头就睡。

阳光洒在硕大的沙发上,落地窗外是湛蓝的大海,隔着三层玻璃,只见海浪不闻波涛声。一年前,方芳第一次来这里,便刷卡买下了这套大平层,原因很简单,客厅足够大,视野足够宽,离海足够近。然而,她终究还是辜负了这一片海,早起就直播,下播就睡觉,醒来天色已暗,梳妆后又直播……方芳的每一天比朝九晚五的办公室白领还要规律。然而今天,方芳醒早了,因为她梦到了父亲。

梦里,“啪”的一声巨响,父亲的巴掌落在方芳脸上:“只要我活着,就不允许你作践自己!网红算什么东西,整天‘欢迎大哥‘谢谢大哥,跟乞丐有什么区别?你要是找不着工作,我可以养你,但是你做主播当网红,我丢不起人!”

父亲越说越激动,母亲急得直哭,拼命给方芳使眼色:“快给你爸认个错,看把你爸气的。”

父亲喘着粗气,略微停顿,似乎给方芳留着认错的机会,可倔强的方芳仍然一言不发。父亲的耐心耗尽了,抓起手边的水杯砸在地上:“你滚!这辈子不许再进门,这个家从今天起没有你这个人!”

“啪”的碎裂声震得方芳耳膜发疼,她捂着耳朵惊慌起身,这才发现自己一身冷汗,衣服紧紧贴在背上,原来,一切都是一场噩梦。

2.PK场如战场

方芳看了一眼手机,才下午两点,但她已睡意全无。她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窗外海天一色。搬进来以后,这是她第一次在这个时段坐下来欣赏这景色。

梦里的情景历历在目,令方芳心有余悸。其实,这也不能完全说是梦,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一幕。那是在两年前,当时方芳的粉丝还不足200万,父亲得知她在做女主播,极力反对。两人吵翻后,方芳从此没再回过家。她现在住的地方离老家相距不过300公里,她几次参加活动路过家门,却一次都没有联系过父母。

在客厅呆坐了一会儿,方芳的肚子“咕噜噜”地叫了起来,她点开手机,预备叫个外卖。顺便,她点开了微信里躺着的十余条未读消息,首先看了挚爱发来的那一条。

“宝贝,今天早上表现太棒了,半小时就上‘10万+了。我晚上就飞回来,陪你直播。”

信息是老谭发来的,他是方芳的老板兼恋人,网红孵化公司的老总。当年,方芳从影视院校的表演专业毕业,形象并不十分突出的她在横店待了六个月,一个角色都没拿到。就在方芳备受打击时,她在网上看到了老谭公司招募演员的消息。那时,方芳还不懂主播具体是做什么的,抱着演戏的期待而来。岗位让她失望了,然而,老谭却没让她失望。老谭给她开出了优厚的待遇,每天直播四个小时,保底一万,这待遇是别人的两倍。

方芳望着老谭深邃的眼眸,一时有些迷惑:“请问,为什么?”

老谭笑了:“你眼神里有股狠劲儿,是我要的狼性。我赌你来日是个巨星。”

只这一句话,就让方芳沦陷了。不断遭遇失败后,突如其来的认可,犹如久旱逢甘霖,会让人甘愿为之卖命,不离不弃。

老谭没有看错,方芳的确有股狠劲儿,从第一天上播开始,她就雷打不动,风雨无休。老谭不惜重金引流,从短视频到直播,内容都是定制化设计,精心打造,光编剧团队就有十人之多。可以说,方芳的走红与她本人的努力不无关系,但更与老谭的扶持密不可分。

老谭虽叫老谭,其实却不老,今年33岁的他,创业之初就踩上了直播兴起的风口,如今,他的公司规模全市第一,签约主播上千人。方芳与老谭的结合如同江河入海一般自然。在方芳眼里,两人的关系只差一纸婚书。

晚上的直播一般在公司进行。老谭从机场赶回来时,方芳已经开播了。今天,方芳要和另一个网红主播PK。主播们之间的所谓PK,就是在一段规定时间内,比双方谁的粉丝更给力,谁收到的礼物更多。此时,方芳在直播间神采飞扬地喊着麦:“手里有票的给我上!方家人什么都能丢,唯独面子不能丢!”

手机屏幕上,粉丝刷的礼物此起彼伏,啤酒、穿云箭滚滚而上,伴着战歌,PK现场仿佛子弹横飞、狼烟四起的战场。此时,方芳从透明落地窗里看到了老谭,眯起眼朝他笑。粉丝们以为方芳那难得的笑容是送给他们的鼓励。“老大笑了!有子弹的给我上!”一时间,满屏都是铁杆粉丝带节奏。

4分钟一场的PK,方芳赚了12万。对手主播愿赌服输,按照约定,在线做了50个蹲起,喊了50声“方家牛逼”。方芳起身对着镜头向粉丝作揖,刷礼物最多的三位粉丝大哥收获了方芳点名感谢的殊荣。一时间,成千上万的粉丝@大哥表达感谢,宛若一场盛大的仪式。

终于,战歌息,屏幕淡,美人下播剧场散。助理何峰带着工作人员识相地退出房间。老谭走到方芳身邊,两人相拥在一起。老谭柔声道:“我送你回去吧。”

方芳摇摇头:“不回了,就在这睡吧。”公司里也有休息的房间。

老谭却说:“还是我送你回家吧。这里取暖不好,你别感冒了。”在方芳的印象中,不管多晚,老谭都不曾让她在公司将就。

黑色小车停在小区门口,方芳看向老谭:“今晚别走了。”

老谭却像往常一样摸摸她的头:“明天我不出差,晚上再陪你。”

方芳没有再挽留,她需要早起,而老谭基本睡到日上三竿,成年人的爱情里,不打破对方的舒适感,是照顾也是智慧。

方芳推开车门时,忽然想起下午的噩梦,她回过头,平静而坚定地说:“老谭,以后我的剧本,别安排父女的剧情,还是多安排狗血三角恋吧。”

老谭听懂了她的意思,说:“好,是我考虑不周,听你的。”

方芳在老谭磁性的嗓音中找到了被宠溺的安全感。

老谭返回公司的时候,何峰正领着人复盘当晚的数据。老谭拿着何峰整理的报告,目光落在“云起时”三个字上。这是方芳粉丝中的榜一大哥,连续数月蝉联榜首,一个人贡献了方芳收入的17%,刷钱时间基本在晚上的十点半到十一点半之间,而早间时段几乎没有贡献。

老谭点了一支烟,吩咐道:“明天起,方芳的早间直播主要用来提高人气,只为吸粉,不为赚钱。把她晚间的PK打得再大一些,找几个强大的对手来,输了的惩罚定得越狠越好。”

何峰毕恭毕敬地应下,隔着烟圈,他看不清老大脸上的表情。

3.红透半边天

第二天下午,方芳睡饱了觉,化了精致的妆容,选了件合体的衣服,勾勒出纤细的曲线。一切准备就绪,她点开何峰发来的晚间PK名单,一瞬间,她惊得瞪大了眼睛,对手全部是千万粉丝以上的大主播,居然还有平台PK界的老大黑木黑。惊愕间,方芳将名单转给老谭,发出消息:“这是你给我安排的?”

老谭回复道:“宝贝别怕,一切有我,我已经在公司等你了。”

方芳匆匆赶到公司,老谭起身相迎,伸手理了理她的额发,夸赞道:“妆容很精致,衣服有品位。”

方芳皱眉道:“这仗我打不了,这不是找虐吗?”

老谭拉着方芳在椅子上坐下,双手轻按在她的肩头,神色认真地看着她,说:“宝贝,你相信我吗?”

方芳抬起头,没有作声。老谭气定神闲地说:“我敢给你安排,就有把握护你周全。今晚PK,我的账号里准备了800万。如果你的大哥们撑不住,我会直接上。我们的目标是,一周之内粉丝破千万。”

“可是,万一输了呢?我看有一个惩罚是让我去给他洗脚啊!”方芳有些激动地质问道。

“不会输,相信我,宝贝。我赌上全部身家也不可能让你去给别的男人洗脚。”

老谭的眼神里既有老板的威严,也有恋人的真诚。方芳慢慢地靠在椅子上,答应了这样的安排。她当然知道,这种PK都有剧本,但假戏也要真做,一旦输了,惩罚必须执行,因为双方加起来有几十万看直播的粉丝,爽约者分分钟就会被网络水军淹没。老谭执意让她冲,于公于私,她都只能冲,何况老谭给她指的路还从来没有错过。

方芳坐在镜头前,深吸一口气上了播。拥有3000万粉丝的黑木黑按照约定找她连了线,双方言辞激烈,剑拔弩张,定下惩罚后,约定暂时挂线,20分钟后连线,开始PK。方芳在老谭鼓励的目光中,佯装镇定地应下了挑战。她的直播间里迅速被蜂拥而至的“黑家军”刷了屏,“小喽啰,不自量力”“今晚让你看不见血条”……方芳在一片质疑中迎来了直播观众的历史峰值——27万。她的手心出了汗,但好在经验丰富,面子上还是维持住了犀利勇敢的人设。

老谭趁着人气高,接连给方芳接了求点关注的小主播和事先安排好的电商连线。20分钟内,方芳给十余个小主播涨了粉丝,又卖了5万单零食。这意味着,稍后这些人都将按照市价为她“上阵搏敌”,然而,这点火药对于打黑木黑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方芳的心里没有一点底。

老谭抬起手腕,盯着劳力士上的指针,十点半刚过。他抬起头看向门口,何峰朝他点了点头。老谭转过头看向方芳,给她比了一个“开始”的手势。方芳鼓足勇气连了黑木黑的线,双方再次强调了赛前约好的惩罚规则,而后开战。

黑家军的火力迅猛如虎,方芳节节败退,她感到自己的喉咙都快喊破了,但收到的礼物离黑木黑那边仍差一大截。

赛程仅剩30秒,直播间里,让方芳去认罚洗脚的留言刷满了屏幕。方芳无助地看向老谭,老谭依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却丝毫没有动用账户保护她的举动。方芳心里敲起了鼓,声音也开始发颤,眼见剩下不足10秒钟,她绝望地闭上了眼。

然而,刹那间,屏幕上的穿云箭炸开了花,满屏绚烂,几十万观众瞪大了眼,方芳的血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过了对方……向来稳如泰山的老谭也忍不住轻呼了一声:“耶!”

方芳再睁开眼时,屏幕上已是清一色的“感谢云起时大哥”。

原来,粉丝云起时及时出手,刷了一单巨额礼物,让方芳瞬间反超。方芳喜极而泣,双手捂住了脸,泪如雨下。

老谭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拿起躺在桌子上的手机,将200万“捧场费”转给了黑木黑的微信……

方芳在黑木黑连喊一百声“方芳姑奶奶,我服了”的惩罚视频中一夜走红,成为主播PK界的年度黑马。

那一晚,方芳下播后仍然心有余悸。她很想问问老谭,如果云起时没有及时出手,老谭到底会不会保护自己,却终究没能问出口。

这一次PK让方芳连夜涨了58万粉丝。一时间,助理何峰的手机被各种约战信息轰炸了。接下来的半个月,方芳的PK对手都是2000万以上粉丝的大腕儿。她的收入不断攀升,神秘大哥云起时也频频登上平台热搜榜首。

粉丝上涨的速度比老谭的预期还要理想,方芳迅速躋身平台的头部主播。一切来得太突然,方芳感到有些不真实,直到手机里忽然闯入一条来自导演的片约,才让她确信,自己真的红了。那一刻,她感到彻底洗刷了横店送她的耻辱,也甩掉了父亲质疑的目光……

人无长红,花无久开,在最好的时机创造最大的收益,是老谭奉行的生意经。他对方芳说:“是时候来一场盛大的网红活动了,就在你生日那天办,我要让整个网络替你庆生。”

何峰向方芳的粉丝团前50名发出了邀约:“敬请最亲近的你共饮庆功酒”。粉丝们倍感荣幸,竞相应约,然而,却迟迟未见云起时的回复。

4.盛宴成闹剧

眼看庆生会的日子就要到了,老谭问方芳:“你要不要亲自致电一下云起时,邀请他来庆生宴?”

方芳满脸疑惑:“何峰不是说联系不上吗?而且,我怎么会有他的电话呢?”

老谭看着方芳,似笑非笑,随即送上一个吻:“好,联系不上就算了,无碍大局。只是觉得你第一次办活动,缺了榜一,有点遗憾。”

方芳莞尔一笑:“有你足矣。”

庆生宴那天,全城最大的五星级酒店门前红毯铺路,豪车列队,上千名网红和三四线明星盛装而来。老谭专门请了卫视主持人为方芳控场:“她是人间金话筒,专断家务事,力挽无数家庭于狂澜;她是PK场黑马,连搏数十场,勇破无数纪录于分秒。让我们有请今晚的主角,智慧与美貌并存的情感主播——方芳!”

方芳在华丽的解说词中荣耀登场,礼服加身,皇冠置顶,巴掌大的脸上流光溢彩。老谭坐在台下,镇静如常,给了她强大的心理支撑。她手握话筒,从容自若,妙语连珠,一番感言,收获掌声欢呼声无数。

紧接着,各路明星登台献唱,各大品牌竞相送福利,活动热度盛极一时,在线观看人数直逼百万。老谭把握时机,安排各大网红陆续登台点关注。网红们排着队,在有限的时间内竭尽所能展示本事,力求获得更多关注。何峰和工作人员现场速记着每个网红的粉丝上涨数,以便事后按量算价。

轮到一个年轻女子上台,她手持话筒,开口说:“我不点关注,但我要揭露真相。”

一句话让全场哗然。站在女子身边的方芳迅速转过身,正视女子的脸,觉得有几分眼熟,却又叫不出名字。她临机应变,说:“妹妹,如果有情感问题,请台下沟通,后面还有很多人等着点关注,咱不要占用公众时间好吗?”

女子一声冷笑:“方芳姐,你忘了我是谁吗?”见方芳不解,女子又说:“是啊,每天雇那么多演员,怎么会记得住呢?我是你节目里的不孝女啊!”

此话一出,现场瞬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着下文。而直播间里,粉丝们开始迅速敲击键盘。“她是那个不给爸爸治病的女儿?”“对,重病父亲住危房那个。”

方芳脸上流露出尴尬,但仍努力维持着平静:“啊,我想起来了,我调解过你和爸爸的关系。”

女子发出更大声的冷笑:“演,继续演!方芳姐真是厉害啊,一个与老板有染、与父母决裂的女人,竟然每天调解别人的情感……”

“你给我闭嘴!”女子的话没说完,助理何峰冲了上来,一把抢下她的话筒。各家主播的助理迅速将镜头对准台上,老谭赶紧派人阻拦,但谁会错过这样的热度呢?闪光灯频繁闪烁,将台上人的脸打出无数光斑。

女子冲着何峰嘶吼:“你终于肯见我了?现在要不要考虑一下我肚子里的孩子?”

何峰的巴掌落在女子的脸上,撕扯中,女子打落了方芳头上的皇冠。顷刻间,近百万人的手机屏上弹出“直播内容违反平台规定”几个大字。方芳迎来了直播生涯中的首次封禁。

一场盛宴变成了闹剧,热度却持续攀升。“方芳与老板疑似育有私生子”“情感主播背叛家庭与父决裂”“方芳傲慢至极惨遭助理背叛”“方芳雇佣演员欺骗大众情感”……热搜压下一个,涌起一批。

直播被封禁的一周,是方芳入行以来的首个长假。她昔日的短视频作品下,涌进了铺天盖地的谩骂与羞辱,让她不堪其扰,关闭了评论权限。“我想退网了。”这是她生日过后发给老谭的第一条微信。

老谭告诉方芳,何峰已被解雇:“算我走眼,一世精明,居然用了一个管不住腰带也管不住嘴的废物!”他又安慰方芳:“宝贝别怕,你这是历劫,很快就要晋升下一层了。”

方芳看着这些字,没再回复。她知道,老谭正在四处奔波,为她善后……

5.云起途穷时

一周后,封禁解除,方芳素面朝天出现在直播间,向全体粉丝致歉。然而,粉丝和水军并不买账,满屏都是辱骂之词,方芳只撑了十分钟就下播了。

看着泪流满面的方芳,老谭安慰道:“相信我,网络热搜瞬息万变,用不了几天就会有别的爆料冲淡大众对你的围观。”

然而,又一周过去了,方芳的直播间仍然是口水缸,有人打字骂,有人连线骂,有人刷皇冠涂鸦骂……方芳的粉丝团迅速脱粉,就连云起时都没再出现过。

老谭思虑再三,去了北京。

在三里屯的酒吧里,老谭约见了黑木黑,他向黑木黑提出一个“双赢”的计划——方芳和黑木黑连打七天PK,惩罚定得越狠越好,方芳输得越惨越好,七天后,让全网舆论从咒骂方芳转向同情。

黑木黑听后,轻轻晃了晃酒杯:“那,条件呢?谭兄,上次那200万,都不够平台扣我分成的,我可是给你面子才接的,但是这面子也不能天天用,对吧?”

老谭笑道:“这次,我直接去你的直播间做榜一粉丝,刷多少礼物你收多少,怎么样?”

黑木黑笑道:“行!既然谭兄如此阔绰,那我送佛送到西,能捧红她一次,就能捧红她第二次,但说好了,七天PK,我必须全赢!年底了,我不能丢了全网一哥的名号。”

老谭胸有成竹:“成!如若违约,三倍赔偿!”

在老谭的安排下,方芳的一周“雪耻”之战开始了。落魄的方芳遇上强劲对手黑木黑,就像鸡蛋遇石头,毫无还击之力。六天PK,连输六天,方芳在全网注视下搬水泥、浇冷水、高烧入院打吊瓶……终于,她如老谭所愿,引来了大众的同情。评论渐渐转了风向:“就算她错了,这惩罚也够了。”“饶了她吧,90多斤的人,再搬下去要累垮的。”粉丝们气愤的情绪消化得差不多了,同情心占了上风,不忍瞧她落魄至此,渐渐恢复关注,施以援手。

第七天,老谭看着数据分析,脸上的神情由暗转明,他对方芳说:“宝贝,粉丝数回升得很快,今晚是最后一次PK了,你再坚持一下,这次输了后,大家都会更同情你。对了,你要确保云起时今晚不能上,别打乱我们的计划。”

方芳有些恍惚地轻轻点头,她知道,自己今天也必须输。至于云起时,方芳摇了摇头,心想半个月一次都没来过的人,早就不待见她了,怎么可能再为她冲锋?她的情绪不高,连日做惩罚,身体已经有些吃不消。老谭塞给她一瓶即食燕窝:“开播前吃完,你最近太瘦了。”

晚上10点,黑木黑准时发来挑战:“今天我们玩儿个大的,你输了我要你剃了头发,来北京给我做三天女仆,以泄我那日战败之愤。”

方芳闻言,惊得杏眼圆睁,看向对面的老谭。他朝她点头,用唇语道:“答应他。”方芳无奈应战。

满屏沸腾,黑木黑狰狞的表情成功引来“方家军”护主心切,清一色的“黑家过分了”飘屏,一场“护方”大战在线上演。方芳的血条迅速上涌,老谭按捺着激动,用小号在黑木黑的直播间里慷慨解囊,始终让黑木黑维持在略显优势的状态。

然而,战局临近尾声,方芳的直播间风云突变,穿云箭以万为单位火速上蹿。老谭急得狂按手机,但直到他的“子弹”打尽了,对方的穿云箭仍没熄火。方芳盯着屏幕上许久不见的“云起时”三个字,眼中闪着泪光,结结巴巴地喊着“谢谢大哥”……

这一场PK,因为云起时的意外“参战”,方芳险胜。

6.梦醒难回头

子夜时分,灯火通明的工作室里鸦雀无声。老谭脸色阴沉地摆摆手,工作人员一溜烟地退出房间。

方芳赢了PK,却让老谭违反了和黑木黑的约定,按事先承诺,他要付出三倍赔偿。巨额损失让老谭失去了理智,他连声质问方芳,为什么擅自约云起时上线帮忙。

方芳扬起头,倔强地盯着老谭,说:“我没有他的电话,怎么联系他?我再说一遍,我根本不知道他今晚会上!”

老谭怒火中烧,猛然抬起手,掐住方芳的脖子,将她推到墙角:“一个男人,一夜在你身上刷了上千万,你告诉我你没他的联系方式,你以为我傻是吗?”老谭的声音冰冷至极,“是不是我从不在你家过夜,避免触碰你的隐私,你就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说什么?”方芳的喉咙被掐住,声音细若蚊蝇,两行泪滚滚而下,“你以为我跟他睡?而且,你还默许我这样做?”

老谭不去接她的话:“你知道这一晚上我得赔黑木黑多少钱吗?你知道擅作主张的后果吗?”

方芳心里的温度骤降,直达冰点,她使出浑身的力气推开老谭,脖子上红得发紫的手印触目惊心。她声嘶力竭地狂吼:“你以为我跟他睡!你允许我跟他睡!”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坍塌了……

方芳发疯一般撕扯开老谭的手:“拿开你肮脏的手!都还你,全都还你!”她将车钥匙摔到老谭的脸上,夺门而出,在众目睽睽之下逃也似的跑出公司。

零下十幾度的街上,方芳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手机铃声响起,她以为是老谭的电话,掏出来就想摔,却在指缝中看到许久未联系的“妈妈”两个字。她颤抖着按下接听键,妈妈在电话那头哭得撕心裂肺:“你快回来,你爸要不行了!”

方芳披头散发,狼狈至极地赶到医院时,天已经亮了。

方芳站在病房外,望着躺在床上的父亲,不知如何推开那虚掩的门。这时,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方芳转过身,是母亲,母亲身边有个陌生男人,穿着一身湛蓝色的警服。

母亲看到方芳,已经哭肿的眼睛又红了。

方芳的嘴唇微微发颤:“妈,爸怎么样了,这警察是?”

母亲摇摇头,哽咽着说:“他们说,你爸作为集团财务总监,涉嫌挪用公款,侵吞集体财产……”

方芳的耳畔轰隆隆地响,片刻,她反应过来,说:“不、不,肯定是搞错了,谁也不能带走我爸。”她猛然转身推门进入病房,反手插上门闩,三步并作两步扑到病床前。

父亲被惊醒,微微抬起眼皮,见是方芳,他右手吃力地往前伸,摸摸她的头发。

方芳将父亲的手牢牢握住,她看到父亲的喉结慢慢滚动,断断续续吐出几个字:“别、别再打了,爸爸尽力了,不能再保护你了……”

方芳感到自己的心飞速下沉,她扑到父亲身上。枕边,父亲的手机屏亮起,“云起时”三个字刺入方芳的眼帘。

“爸!”方芳痛哭失声,病房里充满刺骨的寒意……

(发稿编辑:吕  佳)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