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环球人物杂志》 > 环球人物2021年10期

环球人物2021年10期

陈正道:你喜欢的未必观众喜欢

王晶晶 许晓迪 2021-05-29环球人物2021年10期
2021年4月23日,陈正道在北京接受本刊记者专访。(张天宇/摄)1981年生于中国台湾,导演、编剧、制作人。2004年执导短片《狂放》,入围威尼斯影展国际影评人周竞赛单元与东京“

2021年4月23日,陈正道在北京接受本刊记者专访。(张天宇/摄)

1981年生于中国台湾,导演、编剧、制作人。2004年执导短片《狂放》,入围威尼斯影展国际影评人周竞赛单元与东京“亚洲之风”竞赛单元。2005年执导第一部电影《宅变》。2006年凭借《盛夏光年》获第十一届釜山国际电影节新浪潮奖。代表作《盛夏光年》《重返20岁》《催眠大师》等,近日由其执导的悬疑片《秘密访客》上映。

陈正道的悬疑电影,一向与五一档有缘。

2014年五一档,《催眠大师》上映,票房2.74亿元;2017年五一档,《记忆大师》上映,票房2.93亿元;今年五一档,影片云集,层层包围中,陈正道的《秘密访客》如约而至,截至5月12日,票房2.1亿元。

“这部电影的票房,决定了我之后需要拍多少部爱情片。”专访前的媒体见面,陈正道半开玩笑。其实这句话也多少符合他的创作节奏:每拍好一部卖座电影,就任性地拍个自己喜欢的类型。《101次求婚》票房大卖,次年就推出悬疑片《催眠大师》,惊艳所有人;《重返20岁》票房更高,但他在这之后依然选择拍悬疑属性的《记忆大师》。

“我觉得我有拍摄这个类型的执念。”

悬疑,从来不是陈正道电影人生中的选择题,而是目的地。

“顶楼”豪宅区的怪异家庭

《秘密访客》讲述了一个复杂家庭的故事。半山豪宅里住着汪家四口人:郭富城饰演的父亲威严、沉郁,是不容置疑的一家之主;许玮甯饰演的母亲外表柔弱,却是厨房里剖魚掰鸭、下得去狠手的家庭主妇;张子枫饰演的姐姐满腹心事,很不喜欢和弟弟亲近;荣梓杉饰演的弟弟则因为一场车祸,落下了终身残疾。

豪宅的地下室里,还住着一位特殊的“客人”——造成弟弟车祸的“罪犯”、段奕宏饰演的校车司机。在那场车祸里,弟弟的同学全部遇难,他是唯一被救出的孩子。救他的,也是这位司机。

5个角色,人人似乎都是主角,人人身上都背负着秘密。家庭氛围别扭而诡异。在一个接一个的谜团中,真相慢慢浮现。

电影4年前就开拍了。取景地是在韩国很有名的一片豪宅区。“那里有不少财阀居住,经常发生《顶楼》(韩国热播电视剧,讲述了所谓上流社会的光怪陆离)里那样的事。我们搭景的时候,听说对门房里之前就有一个人上吊自杀了。”

影片的布景很是下了一番功夫。豪宅的原有结构被拆掉,重新装修:要表现压抑,天花板被压得很低;旋转楼梯代表整个家在漩涡中,看上去非常有感觉,实际上却滑得要死,陈正道自己都滑下来过几次;家不大,但空间都被区隔开,饭厅看不到厨房,厨房看不到客厅,隐秘感非常好,很容易营造房间里有人在偷窥你的感觉。

悬疑电影经常把一些线索隐藏在道具中。《秘密访客》里,大概因为编剧殳俏擅写美食的缘故,里面的食物都有着重要的隐喻。

“4+1”组成的奇怪家庭第一次聚餐,吃的是蒸鹰鲳。

偌大的盘子端上桌,立刻在吱呀的转盘声中被调整了方向,让鱼头冲着男主人,表达他在家中的地位,有绝对的控制权。另外,蒸鹰鲳最大的秘诀,是需要在鱼肚子里塞一把勺子,让鱼身支起来,里外受热均匀,这样才蒸得透。还有八宝鸭、馄饨……片中出现的所有菜,都是往里藏东西的,暗示这个家里藏着许多秘密。

“每个家都是一顿顿饭慢慢堆叠起来的,”陈正道认为,“所以一起吃饭很重要,吃饭时每个人关系的变化都是细节”。

为追求这些细节,剧组费尽了心思。韩国不产鹰鲳,美术老师问殳俏:请问编剧老师觉得鹰鲳这么重要吗?殳俏就给他们讲了很久鹰鲳的大小、做菜的讲究,如何重要等。半夜,陈正道接到了制片组的电话:“导演你疯了吗?美术老师说要批(鹰鲳)鱼苗过来养。”

拍摄过程中,这些美食对演员来说,有的是享受,有的则是折磨。

吃馄饨一场戏,扮演姐姐的张子枫要很快吃完撂碗走人,段奕宏得纠结半天吃还是不吃。几条拍下来,张子枫都吃撑了,段奕宏还一个没吃着。

《秘密访客》剧照。

郭富城在戏中落下了“贪吃”的称号,工作人员都忍不住向导演吐槽:能不能请郭老师在喊卡之后就不要吃了,食物都快不够了。许玮甯则因做八宝鸭,要把手塞进鸭肚子,剥鸭、掰鸭,得上了“恐鸭症”,拍完之后到现在,都不敢再碰或再吃鸭子。

拍惊悚题材,现场气氛难免阴森一些。年纪最小的荣梓杉被吓得最惨,“他的哭戏真的是被吓哭的”。有次讲戏,陈正道发现他一直在闪神,问他怎么回事,他犹疑地说不知道该不该讲,说出来导演你会不会觉得我出现了问题。陈正道说:不要紧你说吧。荣梓杉说我一直觉得房间那边好像有一个人。这时候一身黑衣的美术老师从那边跳出来:是我是我,真的是我。

《秘密访客》拍完后,荣梓杉的妈妈说儿子的演技有了质的飞跃,马上要去试一部新戏,做主角。陈正道开玩笑说所谓“质的飞跃”,都是被吓的。而那部新戏正是去年大火的《隐秘的角落》。

《秘密访客》的英文名用的是Home Sweet Home,这个家却一点都不甜蜜,充斥着谎言与禁锢。影片对“家”的塑造,陈正道用一句话写在了微博里,“家,不只是一座房子”。他相信“一个人对家的观念源于自己的心魔”,“这也是表达我对家庭的一种看法。我常常觉得家庭是把上一代给我们的压力,转移到下一代去,这是我对家的一个比较恐惧的解读。当然这部影片里,也有对家的一个温暖看法,那就是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延续上一代的错误,要去原谅或包容,才能真正发挥家的温暖。”

“我对罪案的解读比较多元”

从2013年的《催眠大师》开始,陈正道的每一部悬疑电影,都在探索不同的类型。《催眠大师》偏重推理,《记忆大师》加入科幻,《秘密访客》则是尝试心理惊悚。

陈正道执导的个人第一部电影,就是悬疑惊悚题材。那部影片叫《宅变》,摄于2005年。拍完,他很不满意,因为完成度不好,拍得“绑手绑脚”,但自此留下拍这类题材的心结。

陈正道属于年少成名的天才导演。小时候家境优渥,中学就开始拍短片。大学读的是设计院校,但依然对拍电影情有独钟。23岁,作品《狂放》入围威尼斯,成为最年轻的威尼斯影展国际影评人周竞赛单元导演。25岁,凭借青春题材影片《盛夏光年》获得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

港台电影人纷纷“北上”后,陈正道绝对算其中成绩斐然者。

《101次求婚》打开大陆市场,《重返20岁》势头猛烈,《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促成网剧新格局……爱情作品的序列弹无虚发,悬疑这个类型也被他拍出了新高度。2014年的《催眠大师》无论对陈正道还是华语电影都是一个分水岭,上映4天票房过亿,上映13天票房突破两亿元,刷新了当时国产悬疑电影票房的最高纪录。

那一年,华语影坛还上映了一部悬疑犯罪片《白日焰火》,票房不算高,但获得了柏林电影节金熊奖、银熊奖。两部影片交相辉映。

此后,忻钰坤的《心迷宫》、曹保平的《烈日灼心》、陈思诚的《唐人街探案》等质量颇佳的影片陆续问世,国产悬疑片迎来一片大好局面。

“其实这样的题材并不讨喜,不管在商业上还是在跟观众的沟通上。但是身为创作者,拍这样的题材,我有很大的满足感,就像我小时候喜欢玩猜谜语。我喜欢看一些案件分析,也会有自己的想法,总之就是很容易被这样的故事吸引。”

陈正道导演的电影《盛夏光年》《101次求婚》《重返20岁》《催眠大师》海报。

陈正道在片场一向都很严厉。

陈正道很喜欢在影院里看恐怖电影,也对各种各样的“鬼屋”充满了兴趣。“大家看鬼片,看到主角一听到奇怪的声响就非要去看,然后发生意外,总说不合理,觉得难道不是快逃吗?但我真的是那样,听到声响就想去看,电台里播鬼故事就一定要守着听。容易被恐惧感吸引,觉得很解压,但又怕得要死,被吓得睡不着觉那种” 。

和国内大部分的犯罪类悬疑片相比,陈正道的作品有更多的烧脑设置。“有时候看罪案和罪犯本人,我的解读很多元。我不是一个二分法的人,比如说发生了一个事件,我會用不同的想法、不同的方式去延展它的前因后果。为什么会这么发生?看到一个犯罪案件,我也不会觉得受害者就一定是受害者,加害者就一定是加害者。我从小对这些事情的理解跟想法,就有点不一样,造就了我在这个类型之中,有时候解读稍微多元一点。”

“相对于前两部‘大师系列,《秘密访客》是我目前执导片子里最接近自我表达的。虽说在剧情上会比前面两部有风险,它不是在追求那种反转或者是解题的快乐,我不能确定观众会不会喜欢这种追求内心恐惧的戏,但每一帧画面、每一个演员、每一场戏、每个表情都是我想要的,是真的在挖掘我内心恐惧的东西。”

影片上映后,观众评价的确比较分化。无论是大众口碑还是票房,势头都不如之前的《催眠大师》《记忆大师》。陈正道对此也有所预料,映前采访时就说:“这次比较自我,在一般观众的反映中也有自我反省——你喜欢的未必观众喜欢。因为太早拍了《催眠大师》那种畅快淋漓的离场,这次想追求点不一样的东西。电影公司的同事也说,你这顺序有点反过来了。”

其实《记忆大师》上映的时候,就有观众评价“你的作品太个人,我没有看进去”。但陈正道还是告诉自己,每次要拍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给观众看——这是他拍电影的初衷。

“去年我还是青年导演呢”

《秘密访客》在结局时保留了温暖的底色,看似冷漠无情的主人公们在真相揭开后,达成了和解与释怀。对陈正道来说,这也似乎是他的某种底色。

“也许在观影过程中你觉得有点阴森,但请相信自己内心的良善。我本身是一个温暖的人啦,我也想呈现给观众一个温暖的故事。”

陈正道的温暖,表现在他的“长情”。

他其实是在片场上很严厉的那种导演,脾气上来就会发飙,曾在监视器上贴字条提醒自己不要发火。但一起共事的伙伴,却都能忍受他的坏脾气和“毒舌”,对他“不离不弃”。美术和摄影从《盛夏光年》到现在,16年没有换过;造型是从《催眠大师》到现在没有换过。“我算是中年导演之中,很长情的吧。”说“中年导演”这个词的时候,刚迈入40岁的陈正道长叹一口气,笑言“还是有点不能接受这个词,去年我还是青年导演呢”。

陈正道也是个“花心导演”,“我有时候想让观众笑,有时候想让观众哭,有时候想跟观众较量悬疑推理,有时候也想跟观众感受青春”。

他目前正在做的工作是青春片《盛夏未来》的剪辑。16年前拍《盛夏光年》时,他曾把自己关于青春的所有倾诉都拍了出来,肆意妄为,真实大胆。爸爸请了二三十个邻居看电影,放映完就说了一句话:请大家不要跟我讨论剧情和内容,谢谢大家支持我儿子。 总之,那时的他“就觉得该讲的都讲了,那部片子之后收到很多青春片剧本,有的卡司都预留好了,但就是提不起兴趣拍”。

年届四十,陈正道似乎又有了对青春的感悟。 “该拍个阳光点的换一换,然后过几年再回来。”

“还是会回到悬疑这个题材上吗?”

“对呀。也许等到有一天,拍一部悬疑把我自己也吓个半死,可能我就会真正换类型了。”

陈正道

1981年生于中国台湾,导演、编剧、制作人。2004年执导短片《狂放》,入围威尼斯影展国际影评人周竞赛单元与东京“亚洲之风”竞赛单元。2005年执导第一部电影《宅变》。2006年凭借《盛夏光年》获第十一届釜山国际电影节新浪潮奖。代表作《盛夏光年》《重返20岁》《催眠大师》等,近日由其执导的悬疑片《秘密访客》上映。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