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环球人物杂志》 > 环球人物2021年10期

环球人物2021年10期

康陵,埋着一位“奇葩”皇帝

毛予菲 2021-05-29环球人物2021年10期
朱厚照的康陵,是明十三陵中規模较小的一个。图为康陵方城明楼。坐落于北京昌平的天寿山,共埋葬了明朝的13位皇帝。这片气势恢宏的陵寝建筑群,被后世称为“明十三陵”

朱厚照的康陵,是明十三陵中規模较小的一个。图为康陵方城明楼。

坐落于北京昌平的天寿山,共埋葬了明朝的13位皇帝。这片气势恢宏的陵寝建筑群,被后世称为“明十三陵”。600年来,明十三陵历经兴废,留下许多故事与传奇。可以说,自朱棣迁都北京后,几乎所有的大明往事,都埋葬于这片土地之中。

新中国成立后,明十三陵中的长陵、昭陵、定陵在修缮完工后逐渐向公众开放,吸引了全球游客前来一睹这几座神秘皇陵的真容。

4月28日,康陵成为继长陵、昭陵、定陵之后,第四座向公众敞开大门的明十三陵寝陵。这里有砖红色的瓦片、满院的苍松古魁、铺满台阶的青苔……踏入修缮完工的康陵,便能感受这座恢弘院落的古朴与壮观。

“草率至极”的康陵

明十三陵的建立始于明朝第三位皇帝,明成祖朱棣。此前,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死后葬于南京明孝陵。第二位皇帝明惠宗朱允炆,在被赶下皇位后下落不明,其陵墓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在1421年正式迁都北京之前,朱棣就决定要在这里营建自己的寝陵——长陵。1402年,历经4年苦战的他,刚刚从侄儿朱允炆手中夺下皇位。不久后,徐皇后在南京病逝。朱棣并未立即将徐皇后下葬,而是将她的灵柩暂放于南京的皇宫,同时立即派人去北京寻找一处风水宝地。1409年,朱棣看上了北京北郊的一座黄土山,并赐名“天寿山”。同年,长陵正式动工。

为了彰显皇家的尊贵身份,在寝陵中继续“享受”豪华生活,皇陵修建一直是封建帝王极其重视的大事,是历朝历代的“天子第一号工程”。朱棣为修建长陵,动用了无数人力财力,礼部、工部、兵部齐出动。至1416年,长陵祾恩殿建成,徐皇后下葬于此。1424年,64岁的朱棣驾崩于亲征漠北的返京途中,25天后下葬。而在朱棣死后3年,长陵的各类殿宇才全部完工。

上图:明十三陵长陵,朱棣埋葬于此。左下图:朱棣画像。右下图:朱厚照画像。

在长陵中,祾恩门、祾恩殿、宝城、明楼等是地面建筑的主体部分。如此建制,也成了朱氏皇子皇孙营建寝陵的参照与典范。长陵西侧,朱棣的儿子、明朝第四任皇帝仁宗朱高炽仿照长陵,为自己和皇后张氏修建了献陵。长陵东侧,朱棣的孙子、明朝第五任皇帝宣宗朱瞻基给自己和皇后孙氏修建了景陵。

第六任皇帝英宗朱祁镇,葬在裕陵。第七任皇帝代宗朱祁钰,因大哥朱祁镇被蒙古人俘虏而坐上皇位,又在朱祁镇回京重夺皇位后被废,死后被生生逐出了这片皇家陵区。此后,自第八任皇帝宪宗朱见深至第十六任皇帝思宗朱由检,大明王朝中后期的帝王都葬在了天寿山。

这13座陵墓虽然建制与布局相似,但各陵面积大小不一,建筑繁简也有差异。其中规模最大、布局最华丽的,当数朱棣的长陵。他在占地12万平方公里的陵区,给自己营建了一座2000平方米的豪华宫殿,殿内与紫禁城内的奉先殿(清时改为太和殿)规制相同,4根大立柱由珍贵的金丝楠木制成,上面绘着金莲花图案。明朝第十三任皇帝神宗朱翊钧修建定陵,历时6年,耗费800万银两,花光了朝廷两年的赋税收入。如此庞大的工程量,也从侧面印证了定陵的奢华。

明朝第十任皇帝武宗朱厚照的康陵,则是十三陵中规模较小的一个,占地仅2.7万平方米。一般皇帝在登基后就开始营建自己的陵寝,而朱厚照生前从未想过此事。30岁那年,他不幸落水,死于肺炎。这座康陵,在其死后才开始匆匆修建,前后历时仅一年即告建成。在皇帝陵墓的修建历史上,康陵从动工到完工,都显得草率至极。

除了当皇帝,什么都喜欢

康陵主人朱厚照是历史上出了名的“荒诞”皇帝。有人认为,他之所以没心思营建陵墓,正是因为怕这件事耽误自己玩乐。

朱厚照的故事,得从父亲朱祐樘说起。明孝宗朱祐樘,朱家第九任皇帝,年号弘治。朱祐樘的童年非常坎坷不幸,他的生母纪氏是广西纪姓土司的女儿,在纪氏叛乱被平定后,被俘入宫。宪宗偶尔经过,见纪氏美貌聪敏,就留宿了一夜。事后,纪氏怀孕。宠冠后宫的万贵妃知道后,强迫纪氏堕胎。善良的纪氏得到了宫女、太监以及被排挤废掉的吴皇后的帮助,在万贵妃的阴影下,于冷宫中偷偷生下了朱佑樘。直到6岁,朱佑樘才得以和父亲相见,并被确立为太子。17岁时,朱佑樘登基,当时朝政紊乱,国力凋敝,朱佑樘在内阁重用刘健等正直大臣,用宽容与勤奋力挽狂澜,让明朝得到了一次中兴的机会。万历朝首辅朱国桢曾评价他:“三代以下,称贤主者,汉文帝、宋仁宗与我明之孝宗皇帝。”

明朝第九任皇帝孝宗朱祐樘和张皇后画像。朱厚照是他们的独子。

从生活作风上看,朱祐樘更称得上“皇室典范”。在位18年,他的后宫只有张皇后一人。两人每日一同看书、吃饭,恩爱有加,琴瑟和鸣,宛如一对民间平凡夫妻。

朱厚照是朱祐樘和张皇后的独子。也许是因为自己幼年的命运蹇涩,朱祐樘格外疼爱这个独子。朱厚照被宠成了宫里的“小霸王”。没有其他兄弟的竞争,他一岁时就被立为太子,地位稳如泰山。在大臣们眼中,朱厚照生性聪敏,能骑善射,兵书一读就懂,梵语一学就会,是一块做皇帝的好料子。他却越长大越贪图享乐,越长大越离经叛道。朱厚照14岁时,35岁的朱祐樘因病驾崩。临终前,朱祐樘握着内阁重臣刘健的手“托孤”,吩咐他好好辅佐东宫——弥留之际,朱祐樘最忧心的,还是他那贪玩的儿子。

知子莫若父。朱厚照登基后,不听顾命大臣的话,反而宠信东宫阉党“八虎”。在他执政前期,把持朝政的大宦官刘瑾被民间称为“立皇帝”,与“坐皇帝”朱厚照相对应。

前朝股肱之臣刘健劝不动朱厚照,心灰意冷,请辞回乡。耳根终于清净了,朱厚照干脆把整个皇宫打造成了游乐园。据说,他在宫里摆集市、建商店,找太监宫女扮成百姓,自己则扮成富商,在集市里溜达,各种吃喝玩乐买买买。

宫里自娱自乐不过瘾,朱厚照又找出各种理由出京巡游,没事儿就微服私访、骑射打仗。在北京西苑,朱厚照建了一座豹房,用来饲养猛兽。不想当皇帝了,他就给自己封个镇国公的官职,好过一把当将军的瘾。

小事很荒唐,大事不糊涂

《明史·武宗本纪》中的大部分文字,记载的都是朱厚照如何不干正事。

1514年元宵节,乾清宫着火,当时朱厚照正在前往豹房途中,回头看到宫内火光冲天,不但没有着急,反而对左右随行人员轻描淡写说了一句:“此是一棚大烟火也。”

1516年的元旦也发生了一件荒唐事。按照礼制,元旦这天,皇帝一大早就要驾临奉天殿,接受百官朝贺。但朱厚照睡了个大懒觉,直到后半晌才来,典礼也因此持续到落日时分。整整一日滴水未进的大臣们,此时早已饥肠辘辘。听到“礼成”消息后,百官一哄而散,狂奔回家。结果,午门当日发生了严重的踩踏事故。慌乱中,无数簪子、笏板被踩坏,朝服被扯破,右将军赵朗被踩踏至死。如此对待朝廷重大典礼,朱厚照的荒唐无稽可见一斑。

然而,《本纪》结尾有这样一句评论:“躬御边寇,奋然欲以武功自雄。”从中能隐约窥见他刚毅果决的另一面。

1515年,蒙古国小王子伯颜率领5万铁骑入侵大明边境,朱厚照迫不及待要立军功,听到消息后大喜过望。出发之前,他封自己为“朱寿大将军”,并以此名义向驻守边疆的总兵王勋发了一个军令,让他好好守城,不要惊慌。王勋想了半天,也没明白这个大将军究竟是谁,直到朱厚照亲自抵达战场才恍然大悟。沙场上,朱厚照冲锋在前;军营里,他与士兵们同吃同住。几天激战后,伯颜西逃,明军大胜。此后十余年,明边境安享太平。

在执政中后期,“以武功自雄”的朱厚照,能敏锐察觉刘瑾势利的膨胀,并在一夜之间将其连根拔起,还成功平定了化王、宁王之乱。

在“文治”方面,这个以贪玩著称的皇帝也算颇有成绩。他改革赋税,减免了江南拖欠中央十年之久的赋税,减轻了当地百姓的负担,还改革沿海“市舶司”,增加了外贸收入,扩大了政府税源。在明人所辑的《武宗实录》中,朱厚照“居不世之功”。

对于明武宗朱厚照,几百年来史书上众说纷纭,褒贬不一。有人批评他荒淫暴戾,也有人称赞他追求个性解放,不被皇帝的枷锁束缚,活得很潇洒,颇具人文主义色彩。另一方面,他为百姓办事,留下了值得后人夸赞的政绩,在做皇帝这件事情上,也算基本合格了。

然而,拂去各种版本的记载与演绎,朱厚照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皇帝,仍是明史上的一大谜团。

左上图:康陵方城明楼前的“ 石五供”。右上图:康陵明楼门洞。左下图:康陵中的橡树林。右下图:康陵中的残墙。

500年间的不同“待遇”

始建于1521年的康陵,至今已走过500年。风风雨雨中,康陵的地面建筑经历了几次破坏与修缮,述说着朱厚照一生的起落。

明朝时,皇帝的寝陵自然备受礼遇。每逢佳节祭日,朱氏皇子皇孙都要亲自前往拜祭。

明末,这片陵区遭遇了一次严重的破坏,李自成率领的农民起义军在十三陵放了一把火,康陵中的部分建筑被焚毁。清康熙年间成書的《帝陵图说》描绘被焚毁的康陵景象:“烈焰所余,断瓦颓垣、瓮门四辟之半壁而已。”场景十分凄楚。到了清乾隆年间,十三陵开始了长达两年的修复工程,康陵也被列入修复计划中。

民国时期,十三陵陵区基本成为“三不管”地带。据1935年的一次调查显示,康陵祾恩门“上顶全部塌落,所有塌下之木料砖片,均已遗失无存”,祾恩殿“前檐完全坍塌,两山及后檐,亦仅存一部”,明楼檐头也脱落了大半。

新中国成立后,康陵得到了保护和修缮。如今,康陵的修缮工程基本完工。在“修旧如旧”的修缮原则下,康陵基本恢复了原貌:

地面上的主体建筑分为前后两个部分,虽然规模不大,却依旧很有气势。前一部分为举行祭祀仪式的院落,主要包括祾恩门、祾恩殿、东西配殿和两座神帛炉,对应帝王生前在紫禁城举行大朝会的场所,即“前朝”。后院最核心的建筑则是方城明楼。方城的城台上修筑有一座碑亭式建筑,即明楼。明楼的作用类似于民间百姓墓葬的“墓碑”。在康陵明楼的“圣号碑”上,镌刻着“大明武宗毅皇帝之陵”的字样。

方城明楼前是“石五供”,即五座石雕供器:中央是香炉,两侧是花瓶,再向外两侧是蜡烛台。方城两侧和后部,是由一圈城墙围起来的椭圆形建筑——宝城。在宝城内,则是朱厚照的坟冢与宝顶。

更多故事藏在坟冢下的地宫内。自朱厚照下葬至今,康陵地宫一直封存。500年来,包括丝织品、玉器、金器在内的大量珍贵陪葬品,埋藏在朱厚照的棺木四周,等待着后人前来一探究竟,揭开更多未解之谜。明朝第十位皇帝,1505年—1521年在位,年号正德。他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有名的皇帝,后世对他的评价众说纷纭,褒贬不一。近日,朱厚照的寝陵、明十三陵康陵首次对外开放。

明武宗朱厚照(1491年-1521年)

明朝第十位皇帝,1505年—1521年在位,年号正德。他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有名的皇帝,后世对他的评价众说纷纭,褒贬不一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