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小小说月刊杂志》 > 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老虎糖

闻琴琴 2021-05-28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翠莲住在长江边的白马渡,建国自小跟着爹娘在渡口打鱼。他们年纪相仿,一来二去,彼此相识。翠莲得空,常蒸几个雪白雪白的馒头,送给建国。建国也会送她一点儿鱼干虾干,要不就是从口袋

翠莲住在长江边的白马渡,建国自小跟着爹娘在渡口打鱼。他们年纪相仿,一来二去,彼此相识。

翠莲得空,常蒸几个雪白雪白的馒头,送给建国。建国也会送她一点儿鱼干虾干,要不就是从口袋里掏出几块黄澄澄的老虎糖,作为回馈。

“给你吃。”

“真甜。”

“你喜欢吃,货郎来了我再给你买。”

廉价的老虎糖,是翠莲年少时收到的最好礼物。

十八岁那年,建国找翠莲网鱼,喊了几声,无人回应,便掀开她卧室的帘子瞧了瞧。一个白白的人影,像剥了壳的荔枝,让他移不开眼睛,可又不得不闭上眼睛。

翠莲惊叫一声。

建国像做了错事,逃了出去。他靠在一块大石头上,手握柔软的蒲苇,夜不能眠。

不久,建国的父母行船出了意外,尸首也没能从江里捞上来。建国只好收拾了父母的贴身衣裳,做了一个衣冠冢。

那是一段伤心痛苦的日子,翠莲一直陪着他。

村里人见他俩常结伴走在一起,都以为是一对,都向翠莲爹讨喜酒喝。翠莲爹却是脸一沉,将头摇成拨浪鼓,“他们只是发小。我女儿心善,是同情他哩。”

很快,翠莲爹就给女儿张罗下一门亲事,隔壁村的刘红兵,他在工厂当会计,这是个正经职业。

翠莲不想婚事被包办,她约了建国在坡子上见面。

建国手握着茅草根,听了只是沉默。

翠莲伤心地走了。

建国自卑,他没底气。他喜欢翠莲,可拿啥做聘礼呢?谁家放心将一个大好闺女嫁给他这个没工作没学历没房子的浮萍?

翠莲结婚那日,他还是去瞧了热闹,买上几斤老虎糖,托人送给她。翠莲拿起一块放进嘴里,眼睛红红的。

建国转头去了工地扳钢筋。这活儿累,但工钱高。

他铆足了劲要存钱盖房,买大车。

翠莲生了一个女儿。女儿五岁那年,红兵得了胰腺癌,不出三个月就撒手人寰。

那段时间,只要经过翠莲家的路人,驻足细听,就能听到她低低的哭声。

一场大雪过后,建国从工地干完活儿回来,在镇上偶遇翠莲。他吓了一跳,翠莲还不到三十岁,看上去憔悴极了。

翠莲也吓一跳,这是她婚后第一次见建国。

“好久不见。”翠莲主动开口。

两人对视,一股温温的热流从胸膛直穿而过。

打这以后,建国天天来翠莲家门口转悠。来的时候,捎带上很多老虎糖,还有别的小玩意儿。这一次,他不打算再错过。

时间一长,翠莲的婆婆动了心,她打探了一下建国的情况,反过来劝翠莲说:“建国蛮实在的,靠得住。”

蛐蛐叫的晚上,翠莲婆婆叫建国留下来吃饭。翠莲拿起建国送来的老虎糖,一边吃,一边擦眼泪。

中秋月夜,翠莲和婆婆两个人提着香烛供品,去了村后的墓地。

一晃七年时间过去。建国当上工地的小组长,工资涨了,但工钱还是一样难结。

天黑了,他迟疑着不敢回家。

当初入赘翠莲的婆家,他拍胸脯立下誓言,要给刘家支撑门户。可他的工资一年一算,平时开销靠翠莲,他很惭愧。

邻居家的狗汪汪地叫了起来,建国硬着头皮走进院子。

一進一出,他就和翠莲母女撞上了。

建国的眼神涩涩,搓着手,低着头道:“翠莲,我……又没要回工钱。”

翠莲笑着去牵建国的手进来,回身掩上院门。

“没事,先吃饭。”

一家子吃着热乎乎的汤圆,建国的心里也热乎乎的。

他从包里掏出一个马夹袋递给翠莲。“这是啥?”翠莲一边打开一边问。

建国有点不好意思:“老虎糖,给你们吃着耍,高兴高兴。”

“爸,我都上初中了,小囡囡才吃老虎糖呢。”女儿噘嘴。

“这有啥,你爸也吃的。老虎糖是个好东西,工地苦楚,工友们一边干活儿一边嚼,解乏又带劲儿,一天就熬过去了。”

建国往嘴里塞进一块老虎糖,细嚼慢咽,霎时又恢复了自信。工钱,肯定能发的,或早或晚。

翠莲拉开灯,满屋辉光,一家子继续吃饭。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