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小小说月刊杂志》 > 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我自仰头向天笑

剑言一白 2021-05-28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1976年1月23日,美国费城。洁白的病房,挤满黑皮肤的悲戚。病床上,思维混乱、失语10多天的保罗·罗伯逊,睁着呆滞的双眼,静静地看着天花板。病床旁,儿孙们想到了他那萦绕一生

1976年1月23日,美国费城。

洁白的病房,挤满黑皮肤的悲戚。

病床上,思维混乱、失语10多天的保罗·罗伯逊,睁着呆滞的双眼,静静地看着天花板。

病床旁,儿孙们想到了他那萦绕一生的未了心愿。

于是,儿子取来那本封面剪去一角,被他摸挲得起毛的护照,先是举到了他的眼前,然后放在他的掌中,帮他弯曲手指,握着。

儿子又打开了影集,娓娓道来:“父亲,你的护照虽然被吊销了,可是我们都去过东方中国。看,这张是我在长城,这张是你孙女在天安门的留影,这张是你孙子在人民大会堂歌唱《起来》……”

他的眼球动了一下,若有所思。

华大使来了,握着他的手说:“罗伯逊,你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是第一個把《义勇军进行曲》唱响全美,传唱至全世界的黑人歌唱家!”

他眨了一下眼,似乎拼尽全力想坐起来。

亲人们心领神会,把病床的头部慢慢地摇高。

大使取来一个镜框,端到他的眼前,说:“这是1940年,你第一次在万人露天音乐会上高歌的照片,当时你说,要把这首叫《起来》的中国歌曲,献给战斗的中国人民。”

他的目光,有了一缕生动。

大使指着一张泛黄的电报说:“这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把《义勇军进行曲》定为国歌,你发来的贺电。”接着又拿来一张老唱片,“这是你以《起来》为名,灌制的唱片……”

他的眼里,闪动着泪花。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病房里,回荡着他那高亢的声音。罗伯逊仰头向天,脸上凝结着笑容。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