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小小说月刊杂志》 > 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划一刀

申弓弓 2021-05-28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Q城的申君近年来染上了一种喜好,收藏石头。申君说这是他的关门爱好了。所谓关门,那当是最后一个了。申君花心,一生有过许多的喜好,下象棋,打弹弓,投飞镖,练书法,摄影,写作,钓鱼,每一样

Q城的申君近年来染上了一种喜好,收藏石头。申君说这是他的关门爱好了。所谓关门,那当是最后一个了。申君花心,一生有过许多的喜好,下象棋,打弹弓,投飞镖,练书法,摄影,写作,钓鱼,每一样都只坚持一阵子,都是半拉子状态,这不,近年来又喜欢上了奇石。据申君自己说,他喜欢收藏石头,但从未想过要凭石头去发财。虽然读到过那些动辙上千万甚至上亿的石头传说,比如那个比鸡蛋大不了多少的“小鸡出壳”价值1.2亿,再比如那尊皱面老媪,开价就是2亿。

申君知道,那是缘分,是可遇不可求的事,要没缘分,你就是踏破铁鞋也没法找到,上帝没给你安排,就是遇上了也不会发现。这点,申君是有体会的。比如申君手上的那块猴王石,在别人手上留了好久,最后当作弃石给扔了。可当申君一拾起来,如获至宝,石面上一个活脱脱的美猴王,这不是上天给他申君的馈赠吗?

扯远了,还是回到划一刀上来吧。

那天申君没事去逛公园,哦,是市里的中山公园。这个公园有很长的历史,大概始建于孙中山先生就任临时大总统之后,怎么算也够上一百年了。最近市里重新构建,将原有的公园面积扩大了一倍,将原来的设施更了新,将原来的道路也拓宽和重铺,而且都嵌上了鹅卵石,让人走过既美观又感到舒服。

这天,申君沿着那条甬道从西向东走过,走到一半,申君的眼睛被脚下一块石头牵住了。那块石头有拳头那么大,表面挺光滑,在光滑的石面上,申君分明读出了一个字,一个行草的沈字。申君停了下来,慢慢地欣赏,越看越觉得像。这在别人未必能看出来,而申君近来迷上了书法,对楷、隶、行、草、篆几种字体都颇有研究,而更重要的是,申君本来就姓沈,这姓氏给了他应有的敏感,因此,他能读出其他人不经点破未必能读出的字。

读出沈字的申君心里一阵狂喜,这不是上天给予的馈赠吗?

申君用手去抠,指甲在坚硬的水泥上留下了白印。而且,那石头是嵌在水泥里的,只露出表面,石面跟水泥路面基本持平,你的指甲怎可奈何?

那天申君就在想,怎么样才可以将它取出来?

当然,去五金店买来铁锤和钢凿,用不上半个小时,就可以将它凿出来。但,可行吗?毕竟那是公共场所公共财物,你要一个人据为己有,那不是犯罪吗?恐怕你的凿子刚响,警察就会请你去做客了。

申君也想了诸多的理由,作为铺路石,用其他一般石块也就够了,用一块特殊的文字石,那不是暴殄天物吗?

申君甚至想到,去找市政局,或找园林局,申请将它挖出来,另用一块石头来代替,所需费用,个人可以负担。

可这样一来,不是小题大做了吗?市政局和园林局会答应吗?再说若是真有价值,那石头挖出来之后,还能到我手上吗?

由是,申君想着那块石头,真是寝食难安,那是走路时想,做工时想,吃饱时想,睡觉时也想。

怎么办?怎么办?

哈,申君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划一刀!

申君去五金店买了把小刀,每天逛公园时,路过石头的时候,就弯下腰来,悄悄地划一刀。

申君知道,这事急不得,要用滴水穿石的方法,慢慢地将它割离。事实上,面对坚硬的水泥,划一刀还真是没看出有什么变化。

可十天呢,一个月呢,一年呢?

太阳天天从东边升起,申君也天天拂晓就逛公园。申君的滴水穿石法在坚持,在生效,每天就一刀,不可贪多,贪多了会被发现。这一年,他划过了365刀,那石的周边出现了一道小沟。

又是一年过去,申君分明感觉到那石头像是可以晃动了。

申君在想,再坚持一段时间,它就可以脱窠而出了。

可是,这天早上他再来时,那石头不见了。

是誰捷足先登了呢?申君感到十分郁闷,自己花了两年多的心机,划了近千刀,眼看就要到手了,是哪个缺德鬼这么缺德?

不过想想也是,也许是别人也看上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许是别人偶然遇上了,捡了个现成。或许也是老天的安排?

申君一路闷着,怎么也想不通,越想越觉得那个沈字清晰,越想越感到惋惜。

申君走出了公园,正在去往市场的路上,申君看见一个老头,手里正拿着一块石头,翻过来调过去地看。

申君一眼就发现,正是他花了几年心血每天划上一刀的那块石头。可现在在人家的手上,怎么办?总不能跟人家说,这石头是我发现的,而且是我一刀一刀将它剥离的吧?

申君走近了老人,老大哥,看什么呀?

老人翻起一双混浊的眼看了看他,说,一块石头。

看到了什么?

啥也没有,乱七八糟的。

既然没什么,那就让给我吧。申君掏出了一张百元币,交给老人,问,老大爷,可以吗?

老人高兴地将石头给了他,眼里还带着一股嘲笑,今天遇上疯子了。

申君得了石头,十分高兴,亲吻了一下,啊,我的大沈!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