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小小说月刊杂志》 > 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被“拆迁”的生活

庞滟滟 2021-05-28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结婚三周年纪念日这天,席莉绚丽的天空突然塌了——来了一群穿制服的人,指着院墙上套着大圆圈的 “拆”字大声责问:是谁乱画上去的?赶紧擦掉,那边废弃工厂墙

结婚三周年纪念日这天,席莉绚丽的天空突然塌了——来了一群穿制服的人,指着院墙上套着大圆圈的 “拆”字大声责问:是谁乱画上去的?赶紧擦掉,那边废弃工厂墙上的“拆”字也要擦。随着“哗哗”地清洗,留下一团模糊不清的白色印痕。

席莉二十六岁时,同车间追求她的小伙子排成了队。她能接受大六岁的苏培,乖乖走进苏家四合院的洞房,都因为一个大大的纯白色的“拆”字。动迁后,这套近百岁高龄的四合院摇身一变,就成了两套一百多平米的楼房。金子堆成的“拆”字在梦中熠熠闪光。

当席莉知道这个“拆”字是苏培伪造的时,气得背过了气。苏培跪在要离婚的老婆面前请罪,说自己不全是欺骗行为,也是对未来的一个预测——拆迁是早晚的事。已不再是年轻姑娘的席莉折腾够了,也泄了气,对苏培放下狠话:“你敢骗我,等着瞧!这老房子不动迁,休想要孩子。”苏培在席莉心中的位置从王子一下子变成了癞蛤蟆。

三十岁的席莉对着镜子里一脸菜色的容颜,一串串哀叹跌落到地上,痛惜曾经是校花的自己活得越来越失败——同学会上,别人豪车豪宅、穿金戴银地显摆,她却如百花中不起眼的蝴蝶花,全身上下没一件值钱的东西。

结婚四年的席莉,突然找到了一种骗男人的快感——对于丈夫的欺骗,她一直耿耿于怀。

在交友软件上,一个网名叫“醉富”的男人自称是九江某局副局长,不断请求席莉加好友。

经过多次视频聊天,对方相遇恨晚,爱情的攻势节节攀升——经常无理由地给席莉发红包,柔情蜜意地约她去九江相会。

席莉想好好涮涮这个男人,以各种理由向他借钱。对方质疑过,但在席莉各种逼真的演戏中信以为真,慷慨解囊相助。席莉在红色的钞票中飘飞,穿金戴银,高档名牌于一身,经常参加各种聚会炫富。

故事到这,没有落入俗套,出现了第三个人。他剑走偏锋,改变了故事的结局。

情人节这天,平日吝啬的苏培破天荒地给席莉买了一条金项链和一大束玫瑰。两人酒酣耳热时,苏培细数了老婆这些年的不容易,甘心和他守着清贫的日子,帮他照顾病中的父母……说着,他动情地哭了。席莉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也哭得稀里哗啦。

第二天晚上,苏培对席莉说,单位让他去外地出差两天。席莉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又沉浸到手机的世界里,眉飞色舞去了。

第三天,苏培家的门被一个警察敲开了,席莉吓得有些腿软。警察沒有具体说调查哪个案子,记录了席莉的个人情况,问了一些她上网的情况,临走时又对她说,还会再来调查,希望她继续配合。

当苏培赶回家时,席莉恐惧万分地抓住他的手,泪眼汪汪地说:“老公,警察来过了,诈骗犯要进监狱吗?我不想坐牢啊!和你说实话吧,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九江的副局长,老是约我去见面。他前前后后给了我很多钱,我不想去见面,他好像报警了。我该怎么办啊?”

苏培抱着头沉默了好半天,站起身抱着席莉,安慰道:“老婆,别怕!我也说实话,这次出差就是为了帮你,帮你去九江给那个叫‘醉富的老男人还钱。”

“啊?你……我和他的事,你怎么知道的?”席莉瞪大眼睛,惊愕地问。

“我,我趁你那天喝醉了,偷看了你的手机。代你约了‘醉富见面,把他给你的八万元都还他了。他答应不报警,给你改过的机会。这个叫‘醉富的人……其实,是一个开环卫车的男人。他买了一套假制服,经常上网骗女人见面。你看,我偷录了他开环卫车收垃圾的视频……”

席莉呆呆地看着苏培,梨花带雨的脸由白变红又变紫,恼羞成怒地嚷了起来:“你……你竟然偷看我的隐私!我要离婚,这破日子我早过够了!”

苏培慌忙拦住要出走的席莉,含着泪,深情地说:“老婆,对不起!都怪我没能力,让你受了委屈。为你去九江还钱,我也是在赎罪。我怕你受委屈,我只想好好照顾你一辈子……”

席莉没有离家出走,呜呜咽咽哭了起来,哭够了又进厨房去做饭了。苏培长舒了一口气,他挺感谢那位警察同学的主意。

一年后,苏培和席莉的儿子出生了。尽管他们的房子还没有拆迁的消息,但老屋里很温馨,飘飞着幸福的笑声。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