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小小说月刊杂志》 > 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过年好

白金科 2021-05-28小小说月刊2021年第5期
5点时分,父亲急慌慌地往楼上跑,去给自家的房子贴春联。那时候父亲刚从老家赶回来。父亲是入赘来到这边的,他的老家在南边的大山里。父亲的爹娘都走了,今天是年除夕,父亲要赶回去

5点时分,父亲急慌慌地往楼上跑,去给自家的房子贴春联。

那时候父亲刚从老家赶回来。父亲是入赘来到这边的,他的老家在南边的大山里。父亲的爹娘都走了,今天是年除夕,父亲要赶回去给父母上坟。赶回来,父亲就紧着给楼上的房子贴春联,贴上春联就过年了。

父亲一直跟岳父母住在一起,房子是三间低矮的土坯房,有几十年历史了。父亲入赘过来,房子就是这样子的,这多半的原因要怪老岳父。老岳父固执,因了多种原因拒不服从村里的规划,坚决不拆老房子,那村里就不让盖新房子。可是儿子大了,需要有新房,父亲无奈,东挪西借在村外的住宅小区里给儿子买了套小产权房,儿子一人住。

孩子的母亲有些木讷,好些事情父亲都不放心让她来做。

小区离着老房子有一里地,父亲很快就到了。父亲开了门,顺手将外衣脱了,放到鞋柜上,然后,父亲找到胶水,出了门,顺手将门带上,贴春联。

贴好春联,父亲想再次进入房间里,门被反锁了。钥匙在父亲的外衣兜里,放在鞋柜上了。

父亲急出了一身汗。

儿子在镇子里一家厂子上班,今天值中班,下午4点到厂,夜里12点回来。这是儿子长这么大第一次不在家吃年夜饭,父亲心里很不是滋味。父亲曾设想将年夜饭调到午夜,但儿子面无表情地说,不用,厂里管年夜饭,再说,下班后就累了,想睡觉,就别再等他了。

但父亲的心里一直不是滋味。父亲决定了,吃完年夜饭后,他就到楼上来,等着儿子。楼上有简单的炊具,儿子偶尔会煮点方便面,这就可以了。父亲可以挑两个儿子喜欢吃的菜,原材料在家里收拾好带到楼上来,等儿子快回来的时候,简单地烹饪一下就可以了,儿子一进门,他会端出两个热气腾腾的菜。

实际上,儿子在厂里会吃年夜饭的;实际上,等儿子回来,离天亮也就几个小时了。只是父亲就是想跟儿子一起吃年夜饭,哪怕一点儿也好。

现在,因为钥匙,打乱了原先的计划,父亲要另想办法了。

夜里11点,父亲在家做好了两个菜,放进饭盒里,夹在腋下,然后再配上一个暖水袋,穿上一件厚厚的外衣。父亲的口袋里还装了一瓶酒,父亲是不赞成小孩子喝酒的,但是过年嘛,可以喝点。另外,父亲还拎着一小盒生水饺,这个不怕冷。

11点半,父亲再次来到了楼下。

这个时间点父亲是经过周密考虑的,除夕夜,厂里会不会提前下班?父亲要第一时间将两个热气腾腾的菜端给儿子。

父亲不能再将原材料带来现做,他怕儿子不让他做。

厂里没有因为过年而提前下班。12点,父亲看见儿子的电瓶车进了小区。

父亲想,那两个菜应该是热的。

父亲找一个墙角躲起来,他不想让儿子看见自己的刻意。

前后脚的事,儿子应该脱了外衣,正在洗手。

到了自家的门前,儿子已经将房门带上了。

父亲本能地想敲门,但手在门前停住了。

这栋楼总共住了二十几户人家,现在大部分都回老家过年去了。儿子住的这个单元有四户,如果突然敲门,会不会吓着儿子?

还是打个电话吧。父亲将手缩回来,掏出了手机。

门开了,儿子站在门口。过年好啊,爸!儿子说。

这一声“爸”将他慌得手足无措。儿子是妻子跟前夫生的,父亲入赘过来的时候,儿子十五岁,现在,儿子二十歲了。相处的五年时间里,儿子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声“爸”。

过年好,过年好啊!孩子!慌乱中,父亲摸了摸腋下的暖水袋,暖水袋还热,那两个菜应该也还热。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