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走向世界杂志》 > 走向世界2021年13期

走向世界2021年13期

一个瑞士女孩的烟台记忆

魏春洋 2021-06-09走向世界2021年13期
近代烟台,作为一个开埠城市,以其美丽的风景、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吸引了大量西方人在烟台工作、生活。烟台,也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20世纪20年代左右,一位出生在俄罗斯的瑞士

近代烟台,作为一个开埠城市,以其美丽的风景、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吸引了大量西方人在烟台工作、生活。烟台,也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20世纪20年代左右,一位出生在俄罗斯的瑞士七岁女孩随家人在烟台生活了三年之久。回国后,她写下了一篇回忆性的文章,记述了她在烟台的这段“像是一场梦”一般的生活经历。

定居烟台

1919年9月末,一位出生在俄罗斯的瑞士女孩伊迪斯(Edith Voegel)随父母和家人来到烟台。伊迪斯的父亲华格利(又名非吉利)是俄义勇船行(Russian Volunteer Fleet,亦名俄罗斯义勇舰队)派驻烟台的商务代表,义勇船行是当时俄罗斯最大的商业船队(商用兼军用),总部设在海参崴。华格利在海参崴时,就开办有自己的船务代理公司,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他在海参崴有两座楼房、大量土地以及海边别墅,并雇有中国厨师、女仆和园丁。全家在海参崴过着非常富足的生活。1919年秋,海参崴被占领,要求外国人48小时内离开俄罗斯。由于华格利全家具有俄罗斯和瑞士双重国籍,他们没有被立即驱逐出境,但处境已是岌岌可危。此时,华格利正好被义勇船行任命为驻烟台的商务代表。1919年秋的一个深夜,华格利携全家偷偷爬上一艘早已联系好的商船,逃离海参崴,前往中国。

经过一番周折,伊迪斯全家在烟台安顿下来。他们的居所在烟台山西侧山脚下的一座西式平房里面。这座房子背山面海,推开窗户,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所有进出烟台港口的船只。这座房子也是义勇船行驻烟商务代表的办公室。平房离东海关码头不远,既便于在东海关为进出口货物报关,也便于监督轮船上货物的装卸,而且离存放货物的栈房也不远。

伊迪斯一家来到烟台后,他们就深深地喜欢上了这座海滨城市。伊迪斯在回忆文章中提到:

芝罘是中国北方的一个海港城市,坐落在直隶湾(1929年改名渤海湾)南岸。这里的欧洲人街区非常小,中国人居住的街区很少有大房子,这些街区大多是由低矮的房子和狭窄的街道组成。这里是整个中国北方最适宜居住生活的地方。整个夏天,海边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他们在这里游泳、嬉戏。

法国女校学生

从1919年到1922年,伊迪斯全家在烟台居住了三年。对于这段经历,伊迪斯在她的文章中称“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起初,伊迪斯的三个姐姐在烟台山东南侧的法国女校就读。法国女校是烟台法国天主教方济各会创办的学校(也称作烟台修道院学校)。第二年,七岁的伊迪斯也到法国女校就读。伊迪斯记述了她在法国女校读书的经历——

暑假结束后,妈妈和姐姐们带我去法国女校。学校紧靠海边。在这里,无论是学习还是做游戏的时候,总能听到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当我们穿过长长的修道院入口进入学校,一个年长的嬷嬷把我们领入接待室。她敲了敲挂在墙上的钟,提醒有客人来了。然后,一个修女出现并和我们打招呼。妈妈告诉她我应该现在就入学。当我看到妈妈不能和我一起进入教室的时候,我开始哭泣。修女把我抱在怀里,用非常和蔼的声音和我说话,她把我带到教室。我的注意力立刻被新的环境所转移,停止哭泣并四处张望。

我们的教室就设在一个长长的两层楼上。二楼住着寄宿学生,楼下是三个大的、明亮的教室。大部分学生是来自哈尔濱的俄罗斯女孩,她们只能在暑假的时候才能回家。但也有一些来自其他国家的女孩。学校把这些女孩分成三个年级。当然,我在最低年级的那个班级。

在教室里,黑色的学生桌椅紧靠墙边。教室的尽头,是老师的桌子和一个大黑板。寄宿学生穿着白领黑色百褶连衣裙,夏天时,她们穿着色彩鲜艳的衣服。

我的老师是一个年轻的修女,一年前她刚刚晋升为修女。我们非常喜欢她,因为她总是非常快乐。但她也非常严厉,我们跟着她学到了很多东西。在学校里,我们只能说英语和法语,所有的课程也只用这两种语言来讲授。但我在学校里只学习英语。因为在家里,我跟妈妈学习了德语和俄语。妈妈说:对你的小脑袋来说,这三种语言就足够了。

一学年的学习结束后,就是一个长长的假期。在放假前,学校举行期末典礼。烟台的天主教神父、领事们、学生家长和亲属被邀请来到学校。首先由校长讲话,然后颁发奖品、证书。奖品有彩色的珐琅十字架等。我的姐姐们也曾经多次获得这些纪念品。那些将要离开学校的学生则会获得她们在校学习的证明———毕业证。仪式结束之后,开始进行文艺表演,有唱歌、诗歌朗诵和舞蹈节目。在表演时,女修道院院长还会亲自给我们每人分发一小袋糖果,我们怀着感恩的心亲吻她的脸颊。

芝罘岛远足

除了在法国女校读书,伊迪斯还记述了她在烟台的一次旅行经历——

在一个夏日晴朗的早晨,我们的中国厨师和佣人忙着准备各种各样的野炊工具,因为我们想在野外待一整天。船长在岸边清理摩托艇,船长的父亲在保养挂在舷外的马达。我们这些孩子们在码头上高兴地跑来跑去,恨不得马上就能乘船出发。最后,马达保养好了,各种野炊的东西装载完毕,我们坐到各自的座位上等待出发。这艘摩托艇很大,能乘坐18个人。我们一共有12个人,包括我们全家、厨师、佣人、姐姐的两个朋友和船长。最终,马达颤颤巍巍地发动了,摩托艇向平静的大海进发。佣人非常胆小,他坐在摩托艇的中间座位上,双手紧紧地抓住座位,看上去非常害怕。

我们的目的地是烟台山对面的芝罘岛海滩。为了到达那里,摩托艇穿过港口,绕过长达一公里的大坝尽头,才能够向目的地直线前进。当我们靠近陆地的时候,发现由于海水退潮,我们的摩托艇不能靠岸。大家都脱下鞋子和袜子,涉水上岸。在岸边我有点害怕,因为在沙子里有无数小小的沙蟹爬来爬去,看上去像蜘蛛一样,踩上其中一只也会感到不舒服。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