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走向世界杂志》 > 走向世界2021年13期

走向世界2021年13期

无鱼不成席

高绪丽 2021-06-09走向世界2021年13期
在咱們胶东,“无鱼不成席”已成为约定俗成的一种认知。无论是新婚嫁娶、宴请宾朋,还是逢年过节,“鸡(有时是参)打头,鱼扫尾”已成为固定的宴请套路,传承已久。

在咱們胶东,“无鱼不成席”已成为约定俗成的一种认知。无论是新婚嫁娶、宴请宾朋,还是逢年过节,“鸡(有时是参)打头,鱼扫尾”已成为固定的宴请套路,传承已久。

说起“无鱼不成席”里的“鱼”,其实大有来头。宴请高客,主人会选全头全尾的囫囵鱼,得有鳞,还必须是海里的鱼,像黄菇鱼、加吉鱼等。近年来,有的人家也会选淡水鱼,当然也是全头全尾的囫囵鱼,也得有鳞,像鲤鱼等。

酒过三巡,地上“上锅子”的女人会来到东炕前,问道:“上鱼不?”站在炕桌前陪客的男人,与桌上的客人客套一下,说一句:“上鱼吧。”意为桌上的客人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端鱼上桌时,多是按“头朝南,尾朝北(方言读bo),鱼肚子要朝客”来摆放,而且习俗是客人不能把鱼给“翻”过来,他们一般只吃一面,底面要留给地上“上锅子”的女人。

由于我们家乡临海,出海打鱼忌讳说这个“翻”字,不吉利,即便真的要把鱼给翻过来,要说成把鱼“划”过来,而且还不能由客人动手,要由陪客的家里的男人动手。

记得我小时候,有一回家里请客,父亲在炕桌前招待客人,母亲在地上灶间忙活。那时候,我们肚子里都没啥油水,看到一盘盘色香味诱人的炒菜往桌上端,我与妹妹馋得直在锅前转悠。母亲心疼我们,偶尔会在菜出锅盛盘前,夹几口递到我们嘴里,给我们解馋。

终于轮到鱼出锅了,那种香味馋得我们嘴角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可是鱼要整条上桌,少一筷子都不行,看着我们直勾勾的眼神,母亲安慰说:“等会吧,等他们吃完这面,咱们吃底面。”

鱼被端上了桌,我与妹妹又是扒门缝,又是扒窗眼,为的就是看着可别让他们把鱼的底面也给吃了。那一回,或许是母亲做的鱼太好吃了,只见父亲把鱼的底面给划过来,继续招待客人吃。妹妹急了,跑到母亲跟前,喊道:“妈呀,他们把鱼给翻过来了!”母亲一听,连忙伸出手捂上妹妹的嘴,小声嘀咕道:“我的小祖宗,这个字也敢说出来。”

说起吃鱼,不免想起小时候家里盖厢房请客的事情。

那时候瓦匠里领头的叫“掌尺的”,他们一帮子人走南闯北,无论到了哪家,哪家都奉他们为“上宾”。而且在“掌尺的”的带领下,他们自成的规矩颇多,也颇严厉。例如东家请客时,每道菜上桌,必由“掌尺的”动第一筷,若是“掌尺的”没有动筷,其他人是万万不敢造次的,否则后果会非常严重。

那时候,桌上有鱼,是稀罕也是好席。“掌尺的”见过大世面,东家不想委屈了“掌尺的”,“掌尺的”也会为东家着想,真真是“两好轧一好,想不好都难”。

厢房一盖,得用上好几天。第一天,东家桌上上了鱼,“掌尺的”没有动筷。“掌尺的”不动筷,其他人更不敢动筷,直到散了席,端下去的还是一条完整的鱼。第二天照例。直到上梁那日,鱼再端上桌时,“掌尺的”才会开始动筷。

那时我们家有一亲戚常出海打鱼,给我们家送来半筐海鲫鱼。海鲫鱼不大,母亲把它们洗干净了用油炸了一下。这天正好上梁,母亲特意嘱咐父亲,炕桌前要多念叨几句,“家里有的是鱼,大家敞开来吃。”母亲端上满满一大盘子炸鱼上桌,又对“掌尺的”说道了一句,意为让大家不用拘礼。

只见“掌尺的”伸出筷子夹了一下鱼头,其他人才敢动筷吃起鱼来。由于是炸的鱼,有许多条,也就不讲究“留底面了”,不一会儿,一条完整的鱼被吃完了,只见瓦匠里一个学徒的人,伸出筷子夹了一筷第二条鱼。忽然,“掌尺的”用手里的筷子,“啪”的一下,打了那个学徒的筷子,整个饭桌一下子静了下来。那个学徒的也有三十多岁,一个大老爷们被“掌尺的”当众给打了一下,那种尴尬可想而知。后来那一盘鱼被端下桌时,就只少了一条。

后来听村里人说起那个“掌尺的”,无不竖起大拇指。一传十,十传百,再后来听说那位“掌尺的”领的那帮工匠,生意一直非常好。

It has become a well-established awareness in Jiaodong that there is no feast without fish. Be it a wedding feast, a dinner for guests or a dinner for the celebration of a festival, it has become a long-standing fixed dinner pattern to “start with chicken (sometimes sea cucumbers) and end with fish.”

Speaking of “fish” in the saying that“there is no feast without fish,” it has a great background. To invite distinguished guests to dinner, the host will select a full-body fish with scale, which must be a sea fish, for instance, a yellow drum or a red porgy. In recent years, some families would also choose freshwater fish, which certainly must be a full-body one with scale, for instance, a carp.

欢迎评论